想飞的羽毛  

【昊欢现代AU】回暖时分(下)

嘻嘻,完结啦。全文1.3w字,感谢观看~


 


回暖时分

by羽毛

 


岳昊费了好一番功夫也没逮到秦欢。

秦欢整个人恍如人间蒸发,所有联系方式统统失效,项目阶段性结束,导师非但联系不上他还给岳昊带来了一个噩耗:秦欢已经办了休学手续。

学校这边恐怕是难有突破,但在医院的秦双想必是知道秦欢下落的。可是没了秦欢,谁又会无缘无故地放一个陌生的男青年探望院长的千金呢?

秦欢最后唯一留给他的东西竟然只有那一张让岳昊看得哑然失笑的分手字条。

 

岳昊一连昏沉了好几天,他本来就觉轻,秦欢能不动声色地带着行李从他身边溜走,想也知道是这小混蛋给自己下了安眠药。加之被心事所缠,辗转反侧,轻微的后遗症催化出了心力交瘁。

不过是恋爱一场罢了。岳昊也不是没和别的人交往过,人各有志好聚好散有之,一言不合不欢而散亦有之,心里疼一阵儿也就好了,总归只是个分手,情伤难愈但也非无药可医,时间自古为良药,缘分尽了,也就认了。

可这回的恋爱,分手时间越久他就越惦念。他想不通,想不透,就要用上更长的时间单单去想秦欢这个人。

在导师办公室的时候便要想他第一次见到秦欢的时候,那时候秦欢正在给花草浇水。导师养个仙人掌都未必能养活,但偏偏见着好看的就爱买,秦欢替他照顾过几次,比导师还要上心了,进了办公室先要看看窗台边的那几盆的勃勃生机。他要再不回来,这些花草怕是也要蔫下去了吧。

身边响起叮铃铃的自行车铃就要想那次朝他们横冲直撞过来的自行车,秦欢下意识地就把岳昊往旁边一推,他自己首当其冲,被撞倒的时候手腕撑地,连着疼了好几天。

还有公交车站,他们是一起等过车,坐过最漫长的一班,到过终点站的。还有甜品店,他们几乎买遍了所有双儿可能喜欢的种类。秦欢也有些嗜甜,但又怕腻,往往自己买了蛋糕来吃一口就不吃了,全给了岳昊。这时候就不管浪费不浪费了,倒是跟个小孩子似的。

……

几乎哪里都能想到秦欢了。他想着他默不作声的温柔用心,想着他的倔强,认真,冷淡,忧郁,还有梦里那个像极了秦欢的青年,魔障一般。

他想不通他的不辞而别,想不通他的分手理由,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去喜欢一个人。

和秦欢分手何止是情伤,那是生生扯了他一半的心肝脾肺肾,灵魂裂成两半了的疼法。

 

若是有朝一日还能见到他,他必然要揪着他的领口质问上一番,把这积郁在心中的苦和怒都宣泄出去,问他是否感同身受,问他可曾真心,问他可曾后悔。

可是他要那些个答案又有什么意义呢?

岳昊理不出个头绪,烟抽得更猛了一些,连租处也懒得早回,总赖在实验室或者图书馆里,浑浑噩噩。他睡眠时间短暂,那些梦也不来扰他了。

 

那日他照旧在图书馆闭馆了之后才回去。将近午夜十二点,回家的小路上只有路灯形影相吊。岳昊自己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兀自安静地揣着本书,头也不抬地往前走。快到楼底下的时候瞥见一个人影,那人戴着帽子,抬着头,定定地站在那儿,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他看得实在专注,连岳昊这个活人就这样跟他擦肩而过都熟视无睹。

岳昊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只一眼却如遭雷劈一般,呆站在原地动弹不得。书本啪一声落到水泥地上,秦欢被声音惊动,低头看了一眼书,又看了一眼书的主人。

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转身逃跑。岳昊咬牙切齿地叫了一声“秦欢”,此刻也顾不得书了,拔腿便追。

“秦欢!你给我站住!”

 

秦欢哪里肯听他的话,他全力地跑,但也不知道岳昊是哪里来的力量,还没等他跑出小区就追上了他,狠狠地抓住他的手腕,一把就将他拽过来,往家门口走。秦欢便拼命挣脱,岳昊面沉似水,铁了心地要把他带回去。两个人似扭打在一起,等到家门口的时候都是气喘吁吁,没剩下什么力气。

凸出的手腕骨节硌得他手心发疼,岳昊抓着秦欢细白的手腕不放,生生捏出几道红色的指印来。

秦欢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又恢复了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平静地开口道:“师兄,你先放开。”

“不放,”岳昊道,“你还想去哪儿?给我老老实实地待着!”

秦欢抿了抿嘴唇,又不说话了。岳昊看着他,胸口剧烈起伏,双目瞪圆,似有千言万语要讲,但他忽然又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只轻声叹息。

“……瘦了。”

 

秦欢眼神闪烁了一下,但目光很快就变成平静无波的一潭死水,不怕死地往岳昊心上捅刀子。

“师兄,我们已经分手了。”

“就因为你那一张破字条?”岳昊果然脸色一变,但忽然笑了起来。前任学生会主席受官腔荼毒已久,对此分外不屑,没想到第一次打官腔竟是用到了自家师弟身上。

“你写个字条就单方面分手?经过我签字同意了吗?”

秦欢被突如其来的官腔搞得有点懵,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岳昊看了那张字条还是这副态度,只好又跟复读机似的重申了一遍自己的分手理由。

“我真的不喜欢你,师兄。”他说,“我就是看上了你的钱,我嫌做兼职赚的钱不够多。”

 

“然后就带着我钱包里那几百块现金走了?”岳昊说,“你怎么不多拿点呢,嗯?小财迷?”

“……我还拿了你的Zippo、苹果手表还有……”秦欢纠正。

岳昊听着听着,先前见到他时直冲天灵盖的火气反倒慢慢地消了,也不知道是哪里开了窍,或者在秦欢不知所踪的这段时间里琢磨过来什么,耐心地听他讲完才道:

“这就够了?”

仿佛是在质疑他贪图财宝的野心和能力。

“……”

秦欢实在是读不懂他句子里的意思,只好又坚定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理由,不知道是催眠他还是催眠自己。

“我就是看中了你的钱。我不喜欢你。”

然后就像是敲不开的蚌壳一样,再也不肯说什么了。

  

岳昊又陆陆续续地问了些问题。“这些天你去哪儿了”“过得怎么样”“住在哪儿”之类的问题,秦欢仍旧是不开口,面上波澜不惊无悲无喜,仿佛七情六欲都已离体,面对岳昊的不过是一塑雕像罢了。

末了他终于开口,却只是又给岳昊浇了一头冷水。

“师兄,你让我走吧。”

 

岳昊轻声问道:“那你为什么又要来我这里?”

秦欢沉默了一会儿。

“师兄何必这么在意,”他说,“只是来看看家里还有没有可以捎带走的值钱东西。”

岳昊忽然又说道:“双儿还好吗?”

秦欢神色微动,轻轻颔首。

“会好的。”

 

岳昊缓缓放开了手,秦欢垂下眼睫,另一只手轻轻揉着手腕,从他身边绕过。在握住门把的一刹那间,在他身后的岳昊又忽然开口问了一句。

“师弟,我待你如何?”

 

秦欢的手放在门把手,迟迟没有转动。

“……师兄待我太好。”他说,“是我辜负师兄了。”

“那你就这么走了,不该要补偿些我什么?”

 

秦欢犹豫道:“……师兄想要什么?”

 

岳昊叹息一声。

“要你的心,能给吗?”

“……”

“再不济,就把我的还给我好了。”

 

秦欢终于被这两句话搅得手足无措了。他手抓着门把,只要用力一转动开门逃走想必是很轻松的事情,可是他却心尖发软,徒然生了怯意。可是他又清楚,自己要走,一定要走,要离得岳昊远远的才好。

 

他对我的好,我这辈子怕是不一定还得清了。

他心下茫然,表情也晦涩不明,他仍然不知道说什么。他虽然未必知道自己暴露了多少破绽,但他也明白多说多错的道理,于是他只能重复先前的话:

“是我辜负师兄了。”

 

岳昊说:“怎么,我的也不肯还给我了?”

秦欢突然没头没尾地说道:“师兄,除了双儿和父亲,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

你让我能停歇下来看一看周遭风景,你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还能这样美,你予我柔情,予我欢喜,予我留恋。

 

“双儿会好起来的。”秦欢鼓起勇气说道,“那个时候……那个时候……”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岳昊,可是他最终一句话也没有说,甚至连句再见也没留下,打开了门,径自走了。

 

 

岳昊站在窗边目送着他离开,他的手机在此时突然响了起来。电话被接通了,秦双惊慌失措的声音传了过来。

“岳昊哥哥,我哥哥在你那儿吗,你快拦下他呀,别让他来医院——他们、他们想用我哥做、做供体——”

 

父亲视我如己出,秦双也把我当成亲哥来看。

我现在也是可以做她的亲哥的。

实在是,迫不得已——

双儿会好起来的,那个时候,那个时候……

 

岳昊在电光火石间心领神会,把一切都串了起来。每一次和主治医师的单独交谈,每一回都心事重重的表情,秦朔领养秦欢的原因,亲缘对于秦欢的意义,还有秦欢没有说出口的话语。

原来秦欢那日在病房外的眼神,已是要同他诀别。

 

是你让我对这个世界存有留恋。

是你让我优柔寡断心有动摇畏惧死亡。

 

我一定、不得不、必须要离开你。


他那个一根筋到底的单纯师弟,固执地要还清所有其他人待他的好,那一点仅剩的私心、那一点任性的残忍,却都一并留给他了。

 

 *

岳昊又一次追上秦欢。这一次很容易,因为秦欢根本没有想到他会跟过来,一个人走得极慢,而岳昊却追得满头是汗,他嘴唇哆嗦着,半天说不出话来,表情看上去又像是哭又像是笑。

“……小傻子。”他说,“你怎么能这么傻呢。”

秦欢愣愣地看着他,他实在是难以理解岳昊为什么要突然追上自己再看似亲切地嘲讽一番,毕竟岳昊看起来不像是这种性格恶劣的前男友。他过了半晌才缓缓反驳:“我不……”

岳昊却一把把他抱到怀里。这么久没见,秦欢似乎又变瘦了一些,岳昊觉得自己仿佛只是在抱一副硌人的骨架子,可是他却又觉得哪里都满满当当的。

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赚那么多钱,你妹都能把甜品屋买下来了吧。”岳昊说,“双儿说了,她可不想继承你遗产。”

秦欢身体一僵,意识到岳昊大概已经是知道了什么。

“师兄,你……”

岳昊呼噜了一下他的头发,把头埋在秦欢的肩窝里,喃喃道。

“……小没良心的,真是一根筋,骗我一次还不够,还想骗我第二次。”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第二次?

秦欢张了张口,还想反驳,却又听岳昊叹了口气。

“……师兄没了你,可怎么过啊。”

 

秦欢蓦地失了力气,整个人都软了下来。他觉得自己摇摇欲坠,他觉得脚下土崩瓦解,但岳昊的怀抱锁住了他,将他留在这个世界上。

“也、也不是都给了双儿,”他嗫嚅道,绊绊磕磕组织语言,“留、留了一半给你……”

“双儿不是我的亲妹妹,我知道我父亲当年收养我也可能是……但是他们,真的都是对我很好的。”这份好,我一定要还的。

“……我没想到能遇见师兄。”

“手术我是一定要做的,不做的话,双儿真的就活不了了。”

“我、我也未必会……”

 

岳昊垂着眉眼,不言不语地看他,眉目温柔又哀痛。午夜的冷风冻着骨头,秦欢不禁缩了缩肩膀。他缓缓闭上眼睛,身体紧挨着岳昊,感受到他胸腔里心脏的跳动。

“我也会怕死的,师兄。”秦欢小声说。

移植手术未必会让供体死亡,可是一旦出了事故就是百分百的致死率。在遇到岳昊之前,他以为自己和世界的联系只有秦朔和秦双,倘若能够一命换一命,也觉得心安无悔。

 

但是你来了。

有师兄的话,我也会想要活下去,我也会怕死。

 

岳昊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像是要哄小孩子睡觉。

“别怕。”

 

秦欢的眼泪终于安静地流了下来。

 

*

从李西涯秦双的家里出来之后,秦欢执意要走回去。他总疑心自己最近又胖了,一定是常坐车不活动的缘故。

岳昊便也不揭穿他冰箱里的那些未消灭干净的蛋糕甜点,同他一起慢慢地走回去。秦欢依然是不喜欢说话,但也没有那样的郁郁寡欢,安稳的现世令人眉眼温顺,不至于像岳昊担心的那样,在眉间留下一道和梦中人相似的皱纹。

 

岳昊现在偶尔也会想起那些梦,他在多年以前曾把它们变成陪床的消遣,和秦欢隐晦地提起过。

他说,你想还清我待你的好,那我就偏要加倍地对你好,让你怎么样都还不清,你且心安理得地受着吧,我们拖到下辈子再慢慢合计。

秦欢眨了眨眼睛,微笑着说好。他的脸色还有一些苍白,但眼睛却是亮的,里面装着有生命力的光点。

前世纷扰,现世静好,这已是修来的莫大福分。

 

秦欢走着走着便出了薄汗,他嫌热,伸手就要拿走岳昊披在他身上的外套。岳昊不让,说夜晚易受凉。他们在原地就着这个问题争论了一会儿,秦欢似乎是有点不耐烦地抬起头来,看见不远处的路灯底下有一丛浅粉色的花苞。人间的又一个春季将要来临。

“花都要开了,”他像是找到了证据,指着花,理直气壮,“要回暖了。”

 

岳昊却只是定定地看着他,微笑着没有说话。他牵起他的手来,慢慢向前方走去。

 

 

 

END

 

 


2017-04-15 评论-27 热度-55 昊欢爱客

评论(27)

热度(55)

©想飞的羽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