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茶  

【昊欢现代AU】回暖时分(中)

傻白甜和狗血并进,大概是很酸爽。

双儿人设有篡改……反正权当篇OOC看吧。


(P.S今天太困惹评论明天一并回!)



回暖时分

by 羽毛



 

那天只是一次兼职面试。秦欢从公司走出来的时候,靠在摩托车上的岳昊还没有抽完一支烟。他见秦欢出来,便把烟掐了扔进垃圾桶。他单手拎着一个嫩粉色的袋子,里面装着从甜品店买回来的拿破仑。秦欢总不能把它带去面试,就把它留在摩托车上。

岳昊问:“要我送你去车站吗?”

他指的是公交车车站,有开往医院的公交车。岳昊很热情,但也懂得什么叫点到为止,在秦欢松口之前,他对他的隐私一贯保持尊重绝不踏足,比如秦欢的家庭,比如秦双。

秦欢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那个粉色的袋子上,显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

“……师兄,”他踌躇着开口,第一次主动邀请别人,“你想见见我妹妹吗?”

 

当然想见。四舍五入一下岂不就是见了小姨子。

 

小姨子目前还是个二八年华的小丫头,穿着蓝白纹的病号服躺在床上,白惨惨的被子映得脸色更加苍白,但看起来精神还不错,拉着秦欢的胳膊问东问西,抱怨着这里闷,哥哥也不来爹爹也不在,想出去晒太阳都晒不了几个小时。

她用有点好奇又有些警惕的眼神看着岳昊,小声问秦欢:“哥哥,这是谁?”

秦欢对着她的时候,难得能话多一点:“师兄,你叫他岳昊哥哥就行,一个项目里的,高我一年级的学长。”

秦双小丫头眨巴眨巴黑溜溜的大眼睛,从上到下将岳昊挑剔地审视了一遍,仿佛真的是当了小姨子,对要夺走她哥的人抱有强烈的敌意。岳昊被盯得手足无措,好在小姨子一转念之间想到了之前他带过来的拿破仑,岳昊的地位被瞬间拉高,仅次于她哥,她爹,隔壁李二狗以及楼下王翠花。

他们又陪秦双说了会儿话,秦欢先一步出去,似乎和医生确认一些情况,岳昊穿好外套待在病房里等他。

秦双说:“岳昊哥哥,你以后也常来看看我吧。”岳昊说好,秦双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秦欢已经推开门了,神情看上去有些疲倦,他抓着门把,没再进去,就这样看着秦双。

“哥哥走了,改天再来看你。”秦欢说。

秦双乖乖地点了点头。

 

岳昊和秦欢并肩走出医院,傍晚的风猛地刮了过来,有点儿冷,吹得人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秦欢垂着眼睫,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他五官清淡,表情寡淡,像是水和墨在宣纸上勾勒出来的美人。

但宣纸太薄,被风吹一下就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岳昊冷不丁心慌意乱,脱了外套披在他身上。

秦欢反应过来,有点茫然地抬起头来看他。

“师兄?”他顿了几秒,“我不冷。”

 

岳昊还偏偏理直气壮的:“我看着冷。”

要按平常来说,秦欢铁定就要将衣服还回去了。秦欢素来就是如此,你对我好一点,我必然要马上还回来,我们就从此可以两不相欠也不相干。可是秦欢闻言非但没有脱了外套还给他,反而揪着领口往里拢了拢。他露出一个更迷茫的表情,邀请岳昊一起来看望妹妹已经是他做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可是他总有种预感,接下来还会有更多超乎预料的事情发生,但是他无从知晓是对是错,对岳昊,对他自己,都觉得迷茫无措。

他只是卸下一点心防,岳昊就能趁虚而入。他待他实在是太好了。不留余地的好,自然无孔不入。

 

从深夏到仲秋,秦欢终于鼓起勇气说了。

“师兄,你对我实在是……实在是太好了。”秦欢说得有点艰难,他实在不擅长这样的表达,“……为什么?”

岳昊含笑看着他。在医院大门口告白,似乎算不上是一个太好的地点。

“我先前第一次见你,是在老师办公室,”他道,“你那时候在浇花,转过身来的时候,我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一句话来。”

岳昊有点亲昵地摸了一下他冰凉的鼻尖,突然调笑道:“这个妹妹,我曾是见过的。”

 

秦欢不说话了,嘴唇紧紧地抿着。他转过身,往前走了几步,许是这样被当成女性调笑的玩笑惹得他不快了。岳昊逐渐不安了起来,快步跟上去,拉住他细白的手腕欲作解释。

“我是被领养的。”秦欢先他一步开口,表情无波无浪,“但父亲把我视如己出,双儿也将我当成是亲哥哥。我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没想到还能遇到师兄这样的人。”

岳昊不知道说什么,秦欢却忽然笑了起来,他看起来有些寡淡的脸倏忽间就变得鲜活明丽,明媚得像冬天里的阳光,冰雪开始融化,绯色于枝头绽放。他可真好看,他总是这么好看的。

岳昊看得有些呆了。

“师兄,”他说,“谢谢你。”

岳昊回得驴唇不对马嘴:“师弟,你真好看。”

秦欢愣了一下,短暂地露出了一丝困惑神情,旋即低下头来,嘴角还带着笑,耳尖和他的唇色一样红,含珠的嘴唇又软又翘。从未有过的强烈的亲吻的渴望席卷全身,灼烧得岳昊喉咙干渴发痒,仿佛吻一次便能治得了绝症,仿佛吻一次就能让英雄徒生勇气,翻山越岭也如履平地。

但四周依然有人来往,岳昊什么也做不了,他只能咽下一口唾沫缓解干渴,然后偷偷地用力地同他十指相扣。

他自感笨嘴拙舌,绊绊磕磕终于吐出一句话来:“我会一直对你好的。”

秦欢的脸有一点红。

他说:“嗯。”

 

 

那天晚上岳昊便又做梦了。他不经常做梦,但有一个梦似乎是连绵的,总是能断断续续地接上。那晚梦见的青年男子还是之前梦见过很多次的那个,像秦欢,看起来比秦欢更郁郁寡欢一些,但展颜一笑的时候仍透着年轻的风情,他似乎在看岳昊,又像是在隔着岳昊看更远之外的那个人。

“岳兄,来喝酒吗?”

他便听见谁朗声一笑,中气十足地应道:“好!和韩弟纵酒高歌,舞剑风流,岂不快哉?”

梦里的人饮酒作乐,做梦者岳昊反倒在旁边兀自琢磨:原来这人姓韩,可为什么这么像我家师弟呢?旁边那人又是谁?听上去倒是有几分耳熟。

梦境渐渐地模糊了,红色的衣,蓝色的衫,融成一片浅浅的影。

他看得不清不楚,心里头却莫名很舒畅。不知是入了梦境,还是思及现实。

 

 

岳昊越发地与秦欢亲近了。越亲近越觉得秦欢不过是看上去冷清,实际上懵懵懂懂的,单纯得很,公事上岳昊指哪儿他去哪儿,私事里岳昊给什么他就拿什么,也不做多想。他说得少,想得也少,藏不住什么弯弯绕绕,你对他好几分他就对你好几分,于是偶尔逗弄起来就显得十分呆萌可爱。

 

岳昊也勉强算是个富二代级别,老爹大手一挥批了一笔资金,他就从此告别宿舍,在校外租房住了。再之后他就让秦欢也搬进来和他同住,兴许是睡得安稳了,梦也做得少了一些。

不过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是他再也没怎么睡过懒觉。秦欢总要早起去做兼职,岳昊觉轻,连带着容易被吵醒,但是他又不肯让秦欢换地方睡,勉勉强强跟他一起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

“打这么多份工,也没见你花多少钱,”岳昊叹了口气,从后面搂住秦欢,凸出的肩胛骨硌得他胸口闷痛,“奖学金又那么多,你都快成小富翁了。”秦欢的家境也并不贫穷,他的养父秦朔正是秦双所在医院的院长。

秦欢被搂住的时候身体条件反射性的僵了一下,但意识到是岳昊就很快地放松下来,和猫似的,软得像没骨头。岳昊拿这种柔软的动物没办法,抱得更小心翼翼了一些,仿佛倾泻下所有的温柔。

秦欢把记账本放到一边,轻呼了一口气:“总要有点事做。”

岳昊玩着他柔软的手指,语气略带轻佻,意有所指。

“你跟我之间也有事可做。”

秦欢这时候就变得迟钝了起来:“什么?不是阶段性结束了吗?”他以为岳昊说的是项目。

岳昊就低下头来亲他的耳垂。他先前不知道亲吻会有这么大的魔力,真的是着了他的迷。

秦欢的脸刷得红了。

哦,原来是要做这个事情。

他一被亲吻就开始变得晕晕乎乎,小奶猫似的,那么小声地叫着师兄。

他师兄摸着他腰上有点凸起的肋骨,像是在寻找他缺失的那根似的。他哑着声音,轻声责怪道:“你看看你,是不是又瘦了。”

秦欢脸和眼角都泛红,水光滟滟,扭过身来有些小心地讨要一个吻。

 

谈恋爱的情形大抵都是相似的。如同寻常爱侣一样,双人份的早餐,大致相同的作息,接吻上床,他们骨骼相缠。

 

 

岳昊秦欢在李西涯秦双家里待到晚上。都是自家人,也不讲究那么多,将就着中午的剩饭凑合出了晚饭,又坐着聊了会儿天,大约要到九点了才告辞离开。秦双抱着李亦一冲他们挥手,一直等到看也看不见他们了才合上房门。

秦双抱着李亦一,微笑着轻声叹息:“还好我哥这个笨蛋遇上岳昊了呀。”

李亦一百无聊赖地吃起手指,这样的感叹一天来上一次,他都要听到耳朵起茧子啦。

 

如今大家都过得安稳忙碌了,来往反而不那么规律而频繁,但当时却不一样,秦欢不做兼职的时候就会去医院探望秦双,原先是他一个人,之后是他和岳昊两个人。

秦双也很高兴,虽然秦欢没有公开表明他和岳昊的关系,但这小丫头鬼精灵,一猜就能猜准。她也不点破,只是一味地说着。

“太好了,哥哥现在很幸福吧。能幸福就好了。”

秦欢就去摸她的头发。她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浅浅的红晕浮现在越发苍白的脸上。病房一片惨白。

 

双儿和我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我是把她当亲妹妹看的。他曾经对岳昊说过。

岳昊就安慰他,说你现在已经是亲哥了。

嗯,我现在也是可以当她的亲哥的。秦欢微笑了一下,似乎是被他安慰到了。

岳昊心里也很不好受,虽然他和秦双认识的时间并不久,但眼睁睁地看着这种生命流逝的过程也已觉心如刀剜,他也不敢去想秦欢的心情。

在这家最好的医院,用着最昂贵的药物,却只能勉强减缓脆弱的生命走向终点的速度,无能为力的旁观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秦欢被秦双的主治医生叫了出去,每次探望之后和医生的交流已是雷打不动的惯例。岳昊就坐在秦双旁边再陪她一会儿。

秦双年纪还小,但或许死亡将至催人成熟,她软甜的声音里透着稳重笃定,目光明亮而柔软,望着岳昊时,俨然一副托付后事的语气。

岳昊哥哥,你要好好照顾我的哥哥。

 

她叹了口气,说,如果我还能活得再久一点,你肯定就抢不走他啦。

不要编谎话安慰我了,我的病呀,没有药能治的。我偷偷翻过书了。

她指了指自己的身体,语气很平静,那种平静像是和秦欢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这里,里面,都慢慢地烂掉了。”

 

“真不想放哥哥走。”秦双说着,郑重其事地看着他,仿佛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一定要把想法切切实实完整无误地传达给岳昊,“但我交给你啦,你要好好照顾他啊。”

岳昊默然,在小姑娘看不见的地方手攥成了拳。他点头说好。

 

咚咚咚。

秦欢在外面敲了敲病房的玻璃,示意岳昊该走了。他没有进来,许是心情沉重得不想见秦双,也许是不想让秦双见他。

秦双大概是没有看清的,岳昊转过头去,却在冥冥之中感觉到了。秦欢的眼神是那样的悲哀,他隔着一道门注视着病房里的人,一动不动,仿佛无声永诀。

 

 

 

 

岳昊又一次坠到他先前频繁所入的梦境中了。他最近很少做这些梦了,却不曾想这些梦竟忽然变成了压抑混沌的噩梦。

他在梦境里浑浑噩噩,不知来路去路,两边净是刀光剑影,却也伤不了他分毫。他只管抬腿走,忽的听见一个耳熟的声音,他之前曾在梦里听过拥有这个声音的人朗然而笑。而此刻却不同了。那人的声带像是承载不了心中包含的痛苦愤怒,声音里已经有了几分沙哑。

“韩……不,秦欢!你可是从头到尾都在骗我?”

另一个声音无悲无喜。

“实在是……迫不得已。”

 

岳昊又听见那人冷笑一声,似是自嘲。

“我问你,我待你如何?”

肝胆相照,情深义重。

“那你又应待我如何?”

 

另一人沉默片刻。

“……自是不敢相负。

 

那人便拊掌大笑起来。

“好啊,好个不敢相负!”

 

相比于这人的激动,另一个人的声音还是平淡的。

“……实在是,迫不得已。”

 

两个声音又逐渐消失了。

 

 

岳昊跪倒在原地,压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虽是梦境竟觉得当真呕出一口血来,挣扎着醒过来时也是一身冷汗涔涔。

他坐起身来,手撑着额头轻声喘息。此时此刻才猛地反应过来,难怪觉得那声音耳熟了,那分明是他自己的声音。

 

另一个人,是秦欢?

他心想着,下意识地去找现在理应睡在身边的那个人。

 

床的另一半却已经空了。伸手摸过去,已经是冰凉一片了。

他的心也紧跟着凉了大半截,冷汗直往外冒,喊着秦欢的名字,赤着脚踩在地板上,急急忙忙地开了灯。

哪里都没有秦欢的影子。

只有床头柜上还留着一张便利贴,上面是秦欢的字迹。







TBC

2017-04-14 评论-17 热度-45 昊欢爱客

评论(17)

热度(45)

©茶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