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的羽毛  

【爱客】小诙谐曲

【风格如标题,人物欧欧西。分手如虐狗,恋爱没朋友。】

 

 

 

 

刚回到家打开卧室门的时候,小爱上班前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鼓了一团棉白色的软团子。凑近了一点看,窝在软软的被窝团子里的人露出一小张熟悉的脸来,呼吸均匀,睡得安稳极了。

小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白客的头发,之前参加活动的时候涂了发胶烫了卷,残留的胶如今都已经被水冲走,剩下一点儿软趴趴的蓬松的卷,像小玩具犬似的,看着就忍不住想揉一揉。白客睡得一向很沉,但没想到今天一被小爱揉了脑袋就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悠悠转醒,揉着眼睛打着呵欠,嘴巴里面嘀嘀咕咕。

“醒了?”小爱问。

白客抓过他放在自己头顶的手腕,拿脸颊蹭了蹭,看上去就和小家养犬一毛一样。

看来真是没睡醒。

 

“饿了。”白客一边掀开被子一边冲小爱咕哝,“吃肉吧,晚上想吃肉。”

小爱捏了捏他的脸。为了拍戏刻意减了体重,软乎乎的脸蛋瘦了一圈,捏起来少了一点儿肉。

“拍完了呀?”他说。

“拍完了拍完了。”白客迅速地点点头,生怕他不答应似的。

“那就做个小炒肉吧。”小爱说,随手拎起放在床角的衣服丢在白客身上,“下床之前先把衣服穿好。”

白客满不在乎:“又不是没看过。”

 

热乎乎的晚饭吃得身心饱足。白客窝在沙发里面犯懒,伸长了腿,拿脚尖戳他。

“明天去公司吗?”

“去吧,明天开会。”

小爱拿着手机,双手拇指在键盘上点来点去,不知道在输入些什么。

“我也要去。”白客说,“明天一起走吧。”

“哦。”小爱说,“那你睡我床上吧。”

“那你呢?”

“有沙发。”

白客撅起嘴巴,把抱枕抱在胸前,屈起腿来,在沙发上缩成一团。

“……不过我的床,还是挺大的,够两个人睡的,是吧?”

白客把小腿搭到小爱身上。

 

 

公司。

小爱单手举着篮球,白客跳起来抢。小爱一个换手灵活地把篮球藏到身后,紧接着一个假动作,趁白客没注意继续换手高高举起篮球,白客继续跳起来抢。明明只有两厘米的身高差却有着非常强烈的逗猫即视感。

至尊玉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翻看剧本,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声音很小发音很不标准的做出抗议。小爱一笑,把球丢给白客,一边说着不玩了不玩了一边坐回到沙发上。白客撇撇嘴,低头拍了拍篮球。

至尊玉说为什么我找了女朋友都觉得你们好烦,不就是谈个恋爱,烦不烦。

小爱拿起桌上的草莓牛奶,插上吸管喝了一口,神态看上去和平日一样。

“嗯?我们分手了啊。”

 

砰——啪——BOOM——

一颗地雷炸得至尊玉魂不附体。

WTF?!

至尊玉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白客。白客抱着篮球点点头,紧接着看向小爱。

“浩哥,渴。”

小爱随手拿起桌上的盒装柠檬茶朝白客扔了过去,白客手肘夹着篮球,流畅自如地接住。

“我、我能问一下吗……”至尊玉举手,“为什么?”

白客咬着吸管挺奇怪地看他一眼,“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分手啊?”

“是啊。为什么呢。”白客含着吸管喝着柠檬茶,声音含糊不清。

小爱也看着至尊玉,“为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至尊玉拿着剧本崩溃地跑走了。

 

剩下小爱和白客两个人面面相觑。

白客说:“今天下班之后去撸一盘吧。”

小爱:“好。”

白客:“不想回家。”

小爱很耐心地问:“为什么?”

白客小声嘟囔,一条一条的数落着,和碎碎念似的。

“又没饭吃,床也不舒服,最近电梯坏了,还要爬好久楼梯,灯也坏了,黑……”

小爱试着给出建议:“那来我家?”

白客从善如流:“好啊。”

 

 

几场比赛下来,玩得非常尽兴,赢得十分漂亮,超常发挥,见神杀神,见佛杀佛。

两个人照例拿游戏聊天窗口当QQ聊天,哪怕其实就坐在不远处,距离不过一米。

 

2pacHitEmUp:赢了

OneLove:嗯··赢了

2pacHitEmUp:没有惯例了么

OneLove:···嗯···不是分手了吗

2pacHitEmUp:想不通为什么要分手诶

OneLove:嗯··

2pacHitEmUp:不管,赢了都要亲一下的

 

白客转过椅子来,眼睛直直地看向小爱,一双下垂眼眨啊眨,不开心。

“想要。想要惯例那个。”

小爱歪了歪头。

“要亲。赢了都要亲的。”

白客理直气壮。

 

“那就不要分手了。”小爱拍了一下手,“复合吧。”

白客用力地点点头表示认同。

 

“那先亲一个。”

 

于是他们开始了复合后的第一个亲吻。

 

 

 

 

-END-

 

 

你们和好了?至尊玉问。

嗯,和好了。白客说。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

白客看他。

 

都说了我不知道了!by至尊玉

 

 

 

2016-09-08 评论-8 热度-68 爱客

评论(8)

热度(68)

©想飞的羽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