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茶  

【年下AU】奔跑在夜空下的鹿 (下)

一个特别平淡无波性冷淡的故事(。


小爱没觉得自己的人生很糟糕,没有什么值得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来的。生而为人的艰难又何止自己经历的这一点半点呢,相比之下,四肢健全身体康健已经够值得庆幸的了,不是吗?

再见到白客时,他显得很平静。倒是白客露出了一点诧异的神情,在不远处停住脚步,歪了歪头,眨眨眼睛。

回来了啊。白客说。

嗯,回来了。

无比平淡的重逢。没有什么惊涛骇浪的时刻,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剧情,他的心甚至比之前的任何时刻都要平静,仿佛这五年以来挥散不去的黑色的噩梦都可以揭过不提,仿佛整颗心浮在温柔的波光粼粼的浅海。

白客似乎一如既往地没变过什么模样。柔顺的黑色刘海服服帖帖,晒不黑的脸上还是满满的胶原蛋白,只是下垂的眼尾眯起来会多了一道温柔的眼角细纹,拥有着岁月沉淀下来的温润良善。

他的嗓音都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带些柔软的沙哑的味道。

是惯于哄骗孩子的声音。

 

他们像是没有这空白的五年一样,即使少年抽条儿的身体早就赶上了白客的身高,五厘米的身高差让他的头可以正好靠在他的肩膀上。

白客揉着鼻尖,还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说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家里也没什么准备,我请你去饭店吃吧。

不用了。小爱说,和你平常一样就好。

白客就露出有些为难的样子,小声嘟囔着那可就只有外卖了。

那就外卖吧。他说,还在原来的家吗?

他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轻快起来。

 

 

人生总是在分离的。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从开始就注定了是一场短暂或者漫长的告别。

我这里,并不是家。

他似乎有着巨蟹座与生俱来的悲观主义,加之自身的职业所带来的影响,使他无法和更多的人建立稳定的长久的感情联系。

总会离开的,再亲密的人,再依赖的人,也总要有离开的那一天。

更何况……留在这里,真的好吗?

 

 

 

小爱把西瓜中间最甜最红的瓤用勺子挖下来,放到白客的白瓷碗里。

哎呀,对我这么好啊。他笑嘻嘻地咬了一口,红色的黏腻的汁水在口腔四溢,每一个细胞都被咬碎了一样的甜,双脚踩在沙发上,又像猫一样团起来,捧着碗啊呜一口吃掉。

他大概生的就是娇生惯养的命,被小十岁的人让着也察觉不到哪里不对,反而吃得心满意足。

小爱垂着眉眼,安静地挖着剩下的那半块西瓜。

我对你好吗?

嗯,好。他咬着勺子,吐字含糊不清。

有多好?最好吗?

嗯嗯,最好。声音里带着柔软的沙哑的味道。

惯于哄骗孩子的语气。

 

那你以后就不要交女朋友了。

他的眼神毫无波澜,和谈论今天的天气一样的平静。

 

 

 

晚饭果然是叫的外卖。小爱说不如再顺路买瓶酒,白客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

说什么呢成年多久就……

他似乎又忽然想到了什么,说到一半卡了壳。

……想买就买吧。他说。

买个罐装意思意思就得了。

 

虽然算得上是掩耳盗铃多此一举,不过把饭菜放进盘碗里之后多少显得有一点温馨的烟火味道。两个人就着啤酒静静地对桌吃着晚饭,谁也不知道,或者不想开口说些什么。

突然就回来,也不说一声。

最初的谈话也只能从场面话开始。

小爱嗯了一声。毕业旅行。

哦,这么快就毕业了啊。白客胡乱地点点头。现在在哪儿住?

……同学家里。

同学家里?

嗯,高中同学。不过也不好待太久。

嗯……也是。

白客似乎也跟着为难了起来,随手拿起桌上的手机。

……我给你找找看吧?附近的酒店。

 

筷子“啪”一声直直地砸在木桌上。

白客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地抖了一下,手里攥紧了手机,紧贴在胸前,睁大了眼睛看向对面的声源地。

抱歉,失误。

小爱把筷子并拢放置在碗上,口气平常。

我去一下洗手间。

哦……哦。白客呆呆地看着他。去吧。

罐子里的酒几乎空了。

 

 

不要找女朋友了。

我不好吗?

说什么呢。他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是真的哦。他扳着指头一样一样的细数着,帮你洗衣服、做饭、等你下班回家……这不就是你期待的女朋友要做的事吗?

你这是在抱怨我使唤童工吗?抱歉哦每天让你做这些还不给你发工资。

……是啊,每月那点儿零花钱都不够请全班吃辣条的。

才没有给你那么少呢!

 

……喂,那你觉得我当男朋友的话……合格吗?

一会儿男朋友一会儿女朋友的,你这是在暗示我你早恋了吗?

没有哦。

还没有成功。

 

……小孩子哪儿来那么多情情爱爱的。

他小声嘀咕道,眼神飘忽不定。

 

 

 

我去洗碗,电视或者电脑什么的都在老地方,你随意。

白客咳了一声,站起来收拾碗碟。小爱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他收拾碗碟的动作比五年前要熟练了不少,虽然还是不时磕碰出碗碟的清脆声响。

他捧着碗碟筷子走进厨房,随后传来挤压洗洁精的声音,水龙头扭开,响起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小爱站起来。他没有朝卧室或者客厅走去,反而只是在厨房门前停下,倚在门框上抱着肩看着白客。白客把刘海捋到脑后,露出一小部分的额头和温顺的眉眼,低头清洗着满是油渍的盘子。

 

白客。小爱开口叫他的名字。

 

水还在哗啦啦地流淌,水珠溅到了白客的脸上。

 

你喜欢我吧。

 

 

咔啦啦啦——

盘子碎裂的声音。

 

 

 

说、说什么呢。他慌慌张张地蹲下身来,低头捡起碎片。你这是什么奇怪的说法,国外都这么说吗?

小爱走过去,伸手抓住他的手腕。

不要用手捡。他说。

 

我去拿扫帚。他想站起来,却被小爱牢牢地抓住手腕,另一只手还搭在了他的肩上,压着他的动作。

看着我。

小爱说。

白老师,你喜欢我吗?

 

胡说些什么呢……!!

 

白老师没有找女朋友呢,卧室都是单人床。

可是为什么卫生间里还会有两个漱口杯呢。

谁和你说我没有了……!偶尔会在这里过夜,不、不可以吗!

 

他瞪着眼睛大声说道,微微下垂的眼角衬得人分外无辜且理直气壮,黑色的眼珠透着水泠泠的光。

 

小爱像是被逗笑了一样,他挑起一边的眉毛,却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可是那是我的啊……白老师。

那是我五年前留在这里的啊。

 

 

 

他半眯着眼睛刷着牙,目光一不留神就瞥到自己漱口杯旁边的黑色瓷杯。白客揉了揉鸡窝稻草似的头发,举起来杯子看了一眼。

……扔掉吧。他想。

……嘛,好歹也是瓷杯呢……扔了很可惜吧。

留着好了。

……嗯,留着好了。

 

 

 

那间小卧室你也没有动过呢。

是舍不得我吗?

小爱的语速忽然变快了一些,他的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

你有没有舍不得我,白老师?

 

白客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他似乎没有言语反驳,可是又不能直截了当的承认,只是抿着嘴唇,身体微微发着抖。

小爱的呼吸声也紧跟着颤抖起来。他说这话的时候其实远没有语气中那般的把握十足,他只是莫名地想试一次,莫名地。

他这次的返回不过是为了求证。

如果这次也是错误的话,那就再逃好了,主动走好了,离开得越远越好。

 

……我做了五年的噩梦。

他轻声说。

十八岁的那天,每天每天都在我脑内不停地回放。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就那么放我走了?你没有一丁点舍得我吗?你为什么违背了自己的承诺?你连送机都不肯来吗?

你不是说了要一直和我在一起吗?

他的声音颤抖着,呼吸更加急促,像是几乎要哭了似的。
 

说啊。说出来。五年前,五年里的一切,全都说出来。

……不要说了。

我每天都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不要说了。

你不要我了么,白老师?

……我叫你不要说了!

 

白客死命地挣开他的手,蹲得酸麻的双腿血液循环失常,站起来眼前发黑腿脚发软,脚步都跟着跌跌撞撞踉踉跄跄。

两个成年男人在狭小的居室里推搡起来。像是两只成年的兽,捕猎或者逃脱。白客被重重地摔在沙发上,小爱两只手死死地按住他的肩膀不让他挣脱。

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不面对?做大人真累啊,是不是?

 

白客被迫仰着脸看向他。不知道是不是酒的后劲上来,脸上透着一层薄薄的红,眼尾和嘴唇都缀着一抹艳红。他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黑眼珠里水泠泠的。

小爱喉头发紧,声音发哑。

你教我的,小时候你教过我的,出了什么事都要面对,对不对?

被我偷亲的那次,你醒着,对不对?

 

白客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他咬着嘴唇摇着头,头发被蹭得凌乱,眼睛被发丝刺得有点痛痒。

五年的平静的冰面终于被一颗石子打破,什么东西都碎裂了,什么东西都能看见了。

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的某一天早晨。少年和他的母亲在候机室里剑拔弩张,不肯去送礼的那个人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蒙着被子哭泣。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哭出声来。

我求求你……我、我不能……

 

小爱温柔地看着他,压着呼吸声,俯下身去亲他。

不要怕,我回来了。

 

有些秘密,现在不再是秘密了。

 

 

 

他也做过很多次噩梦。小爱冷冷地看着他不说话,或者面无表情地告诉他,我走了,我永远不会再回来。

可是更多时候,小爱都是温柔的。

我喜欢你。他说。

紧接着,他就从梦中惊醒。

这是噩梦和恐惧。

这是美梦和秘密。

 

 

 

明明还是夏季,白客的身体却在不停地发抖。这次换他死死地抓住小爱的手,微微扬起的脖颈有一道好看的弧。

这样不行……

没什么不行的。他说着,咬住他的嘴唇,吞下他破碎的声音。

不停地纠缠着他的黑色的噩梦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

白客的眼尾脸颊都攒了些桃粉色的红,眼睛里含着泪光,明艳艳清亮亮的风情碾碎了,都揉到了他的眉梢眼角里。

小爱想起他坐在沙发前读的那本书,那句诗,和那个遥远的夜晚的亲吻。

你是我遥远的,秘密的,不可侵犯的玫瑰。

 

我依旧要渴慕你,靠近你。

即便是经过再多荆棘。

 

 

他眼珠里燃起的火焰仿佛劈啪作响,亲吻伴着夏季的热风裹挟而来,他的模样和多年前的那个少年重叠。

 

 

白客闭上了眼睛。疼痛或者快意、热或者冷、恐惧或者喜悦,充盈在他的身体内,却又都和他无关了。

 

他好像看到了。

奔跑在夜空下的鹿,带着黑暗中隐秘的自由。

 


(完)

嘛,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局,一个没有故事的故事23333

越讲越性冷淡= =

总之大概是一个非常通俗但是可能被我讲得奇奇怪怪意识流的年下AU,双箭头,噩梦也是美梦~到最后就放飞自我了【x

也算是我对少年の爱的莫名执念和美好祝福吧233【?

嘛……一个不算特别有趣的故事,不算特别跌宕起伏的剧情,总归是没有坑掉啦,虽然越写越……嗯,总之谢谢你包容这篇文章,谢谢你看到这里❤~

2016-08-27 评论-12 热度-56 爱客

评论(12)

热度(56)

©茶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