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的羽毛  

【年下AU】奔跑在夜空下的鹿(上)

有些剧情是和原来写过的年下AU一样的,其实基本也是仿照了年下AU的脑洞,因为爱上了一位女神,尝试着跟随着女神的脚步改改文风和叙述方式,把这个拖沓的一直没写的脑洞变得更简洁更短一些,争取上中下早点完结。

之后如果觉得有些句子眼熟,千万别怀疑,那肯定是之前写的年下AU里面的句子我拿过来用了。

……题目不要在意,随便在文章里挑了个句子充数(你滚)

给没看过的GNS提个醒,这是个年下AU,大致十岁年龄差。

……可能需要预警?

最后一句就是,请代入昨天写真视频里的白老师。(←冲动来源

 

以下正文!


 

 

这样是不行的,这样怎么能行呢?

可是我只有这样了,我没办法了。姐姐颤抖的声音因为夹杂着哭泣声而显得越发尖细,像是挣扎在海水里拼死抓住浮木的人,喉咙里是压抑的仿佛被掐住的渴求。

她捂着嘴巴,透明的眼泪静静地在脸颊上流淌着,把哭泣声和祈求声都极力地掩在夜色的庇佑下。

求求你,拜托你了,弟弟。

他叹了口气,沉默地垂下眼来,没有再讲下去。

 

 

 

小爱背着单肩包走在街上,干净的蓝白校服还散发着清新的洗衣粉香气,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外套满不在乎地敞开着。薄薄的上唇和下唇紧紧地贴在一起抿成了一条在两端尾梢微微上翘的线,看上去心情不错。

就在前半个小时,他要从家里出来到学校参加周六的补习的时候,白客在门口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我今天就不去接你了。白客说,你要自己回来,记得在晚饭之前回来。

本来也不需要你接。尚在反叛期的少年口是心非地咕哝道,揉了揉被拍的脑袋,仿佛还有着白客那一记轻拍的力度。

总之我知道了,放学之后就回来。小爱说着,手指尖提了提自己背包的肩带,转身下了楼梯,直到听到自家门关上的那声轻响,似乎才像是藏不住似的,从三层台阶上一口气、轻快又迅速的跳到地面上。

他当然知道了。为什么他不去接他。

 

今年的十一月十一日。是他十八岁成年的日子。

虽然有时候白客迷迷糊糊丢三落四的样子看起来很不靠谱,不过这么重要的日子他一定是会记得,也一定会准备的。

要假装自己毫不知情还是蛮困难的,他可是极力地装出一脸满不在乎的反叛期高中生表情了,一点儿没有暴露他每天查看日历的心情。

 

一进教室就听到哥们在最后一排喊他的名字祝他生日快乐,小爱眨眨眼睛笑开来,也冲他招了招手。一天的补习下来陆陆续续地有人给他送上生日礼物和祝福,他心情不错,微长的眼尾上挑起来,黑色的眼珠滴溜溜地转,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时不时讲出几个漂亮的玩笑话来。

虽然他心情好也并不是因为这些。

下巴枕着手掌,小爱一边偏着头看着书本一边心不在焉地转着笔。

不知道那个人一个人有没有问题?生日蛋糕的订单有没有好好地收进钱包里?这次还打算自己下厨做饭吗?不会烧掉厨房吧?

嗯……如果这次饭做焦了的话,就勉为其难地吃下去,再夸他做得好吃吧。

希望不要因此让他燃起做饭的热情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趴到了桌子上,靠胳膊掩盖住自己露出牙齿的笑容。

 

 

 

明明是姐姐的孩子,对自己却一声该有的称呼都没有叫过。明明很小的时候还被姐姐教着叫过的,接过来的时候却一声都不肯吭了。

站在他的立场上想想,确实也很不愿意开口吧。把他接到自己家的时候他已经十一岁了,已经不是什么能拿莫名其妙的谎言随随便便糊弄过去的年龄了。说什么“妈妈不是不要你了哟,妈妈只是不想失去一个难得的能去英国进修的机会,等妈妈在那边安顿下来就会回来接你了,请你多体谅一下单亲母亲的不容易吧”之类的,一定都会被统统打回来的。

所以白客什么多余的解释也没有说,只是蹲下来揉了揉十一岁的小孩子的头发。

“不知道姐姐——你的妈妈什么时候会回来。”白客说,“但是我不会离开哦,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所以叫我白客也不要紧,叫我白老师也没关系,有多厌恶这种亲人间的背叛我都理解,不过,我可以陪你一起哟。

 

 

 

这个人照顾起人来怎么这么笨啊。到底是怎么考到幼师资格证的?

少年皱起眉头来看着自己的新任抚养人手忙脚乱地收拾着瓷碗碎片,为自己的成长感到深深地忧虑。

对不起啊,我不太擅长这种……家务……

白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抬起手腕来擦了擦沾着洗洁精泡沫的鼻尖。一个人在外租屋的时候晚上除了叫外卖就是叫外卖,可是现在总不能让小孩子去吃这些东西。

硬着头皮做了一顿连自己都不知道算什么味道的饭,去洗碗的时候一不留神还把碗给砸了……

小爱“啧”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来的语气,他捋了捋袖子,越过收拾碎片的白客,扭开水龙头,动作熟练地洗起碗来。因为一直是单亲的缘故,所以从小帮着母亲做过不少的事情。一直没动作是因为想看看白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抚养人,不过现在看起来还是不应该抱有什么多余的期待。

白客把碎片用簸箕铲起来包好丢进垃圾桶,站起来看着在流理台前的少年,他个子小小的,还没有到发育的年纪。

他一把把他搂到怀里面。

哇,爱爱酱,超了不起的!

……我又不是幼儿园小孩子!

少年在哗啦啦的水流声里小声地嘟囔着。他的耳尖红透了。

 

 

现在看起来也没什么长进呢。早餐午餐都跟着幼儿园的小朋友一起吃,如果小爱在家就是小爱下厨,要是不在那就继续叫外卖或者热一热昨天冰箱里的剩饭。

真是,二十几岁的人了,都快三十了——连个番茄炒蛋都拿捏不了要放多少盐。

小爱抱怨着,眼神里却一点儿也看不出嫌弃的痕迹。白客听到了就忍不住呼呼的笑,整个人看起来柔软又温和,有点沙沙的嗓音像是融化了的砂糖,像是在对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人撒娇一样。

谁叫爱爱酱做的饭那么好吃,我做不出来啦。

啊啊所以说了不要叫这么肉麻的称呼了!

白客眨眨那双下垂眼,坐在沙发上仰起头来看着站着的小爱,嘴角边的小酒窝陷了进去,像是一弯小小的漂亮的河。

像是小孩子一样的天真的无邪气的笑容。

 

少年的心跳像是失去节奏的鼓点,像是盛夏里此起彼伏的蝉鸣。

 

 

趴在课桌上的小爱不知不觉进入梦乡。风翻动了桌上的书页,一段加粗的黑体字浮现在书页上。

「少年的心,是最容易被攻陷的。

哪怕多么叛逆反骨的少年,有着多么冷冰冰硬邦邦长满刺的心,心里藏满的都是滚烫沸腾的爱。

少年的爱,是清朗的歌谣,是夏季的热风,是奔跑在夜空下的鹿

是濒临灭绝的恒星。」

 

 

 

白客不强硬的甚至堪称温柔柔软的做派和他的姐姐截然相反。小爱的叛逆倔强随了他的母亲,也就是白客的姐姐。

年纪早早地和男友偷食禁果,未婚先孕就草率的结了婚,没过几年又离婚变成了单亲母亲。白客从没见过姐姐流露出痛苦的神情,姐姐也从来不会对她从小宠爱到大的弟弟透露些什么生活为人的艰难之处。除了那一次。

公司让我去英国进修,甚至可能直接到那边工作。我可能只有这一次机会了,一生只有这一次机会改变我自己了。求求你了,弟弟,你能不能帮帮我。

等我在那边安定了,我一定回来接他。

求求你了,帮帮我。

 

好。我帮你。

白客记得他那时候的回答。

 

可是谁又能来帮我呢?

 

 

 

小爱其实察觉到了。白客好像忽然很喜欢和他交流。

虽然平常也不是多生疏的关系,不过几年前白客可没能每周都坚持送他去上学又接他回来,甚至还尝试着给自己做自己喜欢的饭菜。虽然结果不怎么好就是了,白客可能天生不适合做什么家务。

察觉到了。他有意无意地靠近,一起看着电视节目的时候,小爱在大笑的时候,他在偷偷看着他的侧脸发呆。他用余光瞥到过的,这不止一次。

察觉到了哟。你站在我的门前看了很久才离开,你揉着我的头发露出安静又温暖的神情。

少年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假装克制住了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看啊,你。

我今年可就成年了——我比谁都更期待自己的成年。

我十八岁了,嘿,白客,白老师。

你知道吗,我有权利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终于熬过去了一天的补习课,小爱婉拒了同学的邀约,用风一样的速度冲回了家,一打开家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气。这可不一般。小爱有点诧异地眨眨眼睛,看着饭桌上几碟色香味俱全的菜肴。

什么时候白客已经进步到这种程度了?

啊啊,回来了啊。

白客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扒着门框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探头探脑的白兔子。

回来了?

厨房里传来了另一个女性的声音。成年女性的声音,三四十岁的年纪。白客把头缩回去,有点用力地把那个人拽了出来。

一个穿着套装却系着围裙的成熟女性,烫着棕色的卷发,豆沙红的唇色,有些拘谨地把头发捋到脑后,拿围裙擦了擦沾着水的手。

长着一张和小爱,和白客,在某种程度上都相似的脸。

 

小爱全身的血液仿佛在骤然之间冷了下来。

 

妈妈。

他没有叫得出来。

 

你走开。他只是这样说,像是七年前他对母亲说的那样。你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母亲似乎知道会碰上钉子,只是很温柔的看着他,目光里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就像很多年前一样。

 

我来接你。

 

 

我的家就在这里,我哪儿也不走。

……

白客?

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和她——你和你姐姐,你们两个是串通好的吗?

 

白客什么话也没有说,他走到桌子前,把桌子上的蛋糕盒打开,露出一个漂亮的抹茶味的蛋糕。他甚至还从旁边拿出蜡烛,把1和8都插在了蛋糕上。神情专注,小心翼翼,像是在做什么大工程一样。

生日快乐。

他说。

 

小爱直直地看着白客。

他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连呼吸都会让人觉得疼痛?

 

 

 

他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挣扎着伸出手按亮了床头柜上昏黄的台灯,冷汗浃背。他抹掉脸上的汗水,从床上坐起来,手撑着额头,静静地闭着眼睛。半晌之后,他嗤笑了一声。

 

又想起来了。

那真是一个糟糕的十八岁啊。

噩梦一样的十八岁。

直到如今还对他纠缠不休。

 

 

(上)完

2016-08-24 评论-17 热度-51 爱客

评论(17)

热度(51)

©想飞的羽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