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茶  

【年下AU】The Secret Rose 01

年龄操作,少年人小爱×成年人白客

刚一兴奋写到2K了,那就作为第一章打个tag发出来吧【要脸不

 

《The Secret Rose》

 

小爱双手扶过白客,抬腿踹了一脚关上门。软趴趴靠着他的人腿软得像踩棉花糖,往前挪一步就微微打晃。

浓重的酒气让少年不自觉地皱了皱鼻子,眉头蹙得死紧。他的声音硬邦邦的,平静无波地看着他。

“你喝醉了。”

白客懵懵懂懂似的抬头,眼神落在他身上却聚不了焦,于是拼命瞪大了眼睛,神情显得迷茫无辜。他下垂的眼尾染了一层红,合着那一双睁大的水泠泠的眼,看起来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咬着湿润的嘴唇,像是不知道被谁欺负了似的。

少年的手不由得紧了一下,平静无波的眼神里泛起了一层涟漪,他闭了闭眼睛,再睁眼看他的时候,说话的声音有点发干。

“你不能喝这么多。”

耳朵囫囵地把小爱的话听了进去,似乎没有捕捉到想要的字眼,白客微微皱起眉毛来,勉强站直了身子,伸出手来去戳小爱的额头。

“又不叫我,没大没小。”

小爱眉心跳动了一下,睁着两丸黑水银似的眼珠一眨不眨地平视着白客,话说得一板一眼。

“白老师,你喝醉了。”

话音未落手就已经放在白客后背上,微微弯下腰拦起双腿,臂部发力肌肉收紧,一鼓作气地将人搂抱起来。白客本能地搂住小爱的脖颈,虽是头脑不清醒的状态却也下意识地觉得紧张,不自觉地绷紧了身体。

少年毕竟是少年,十七八岁的年纪,力量还没有得到完全地锻炼展露,成年男性的重量对于他来说还是勉强了一些,走了几步手便开始发酸发软,步子也不自觉地打晃起来。白客终于意识到小爱在做什么,毫不客气地挣扎了起来。

“要……要掉下去了!”

“你这样乱动才会掉下去!”小爱顿感负担加重,没好气地回嘴了一句。

“可是真的……真的要掉下去了……”白客很没气势地小声咕哝,“你,你放我下来……”

“……不对不对!”白客又说,“你这样抱我干嘛呀,你放我下来!”

然后他就又很不客气地挣扎起来。

 

“你别……乱动……!”少年的声音简直称得上咬牙切齿了,字字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虽想好好地稳住局势,但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手上已经彻底没了力气,连小爱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手就已经松开了。白客腿软,脚一着地就稳不住,摇摇晃晃地往后倒。好在这一次他反应很快,虽然阻不了要往后倒的趋势,但好歹眼疾手快地用手心托住白客的后脑勺,随后就被拉扯着一起倒在了地板上。

一声闷响。

白客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眯着眼睛看倒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小爱的手垫着他的后脑,正好稳当当地撞上了坚硬的地板,手背想必是发红了。少年没有管,也没有抽出手来,只是皱着眉头咬了咬牙,也不知道到底在和谁置气。

 

白老师生得是娇生惯养的命,清醒的时候还能勉强记得自己抚养人的身份维护维护自己的尊严和威严,一变成醉鬼本性就毕露无疑,酒把骨头都泡得酥软发懒,任性地躺平在地板上任凭小爱怎么拉也拉不起来,结果没出十秒钟就哼哼唧唧地抱怨地板凉,挑着下垂眼看小爱,又一副受人欺负的委屈样子。

小爱那一瞬间是真的想任他自生自灭了,但到底是没辙,咬着牙使了十成十的劲儿才把这个自己一点力气都不用还老拖后腿的醉鬼从地板上拽起来,不过也只是让他从躺着变成了坐着。

白客可怜兮兮地吸了吸鼻子,抱着腿坐成一团,垂着眼睛不说话。

小爱叹了一口气,蹲下身来看他,硬邦邦的语气终于放缓了一下。

“好吧,”他说,“你到底怎么了?”

 

白客抿了抿嘴唇,不说话,只摇头,然后又吸了吸鼻子。

小爱也不说话了。他的眼睛久久地落在白客身上,手搭在膝盖上,手指像是触电一样地无征兆地动了动,眼神似乎也跟着起了变化,本就黑的眸色逐渐变得幽深。可在下一秒他的眼神又如惊醒一般地恢复了常态,手指也缓慢地蜷缩起来,合拢的指关节仿佛在收紧某种挣脱而出的欲望,短短的指甲在手心压出一道红色的痕。

他又叹了一口气,最终也放弃了无谓的询问。这个人本来就闷,做了醉鬼也闷,除了更暴露了那点本就没藏好的娇娇气气,秘密守得和平时一样严实。

于是也只好继续耐心地劝他配合:“起来吧,地上凉。”

 

白客像是没听到,又或者说只选择性地听到他想要的关键词,抱着双腿的手又紧了紧,抬起一双雾蒙蒙的眼睛来看他,声音又哑又软。

“我冷。”

“冷你就起来,”小爱朝他伸手,哄孩子似的哄他的抚养人,“来,起来。”

白客看了他一会儿,像是在确认对方是否安全似的认真地看,之后才终于舍得伸出手来,搭在小爱的手上。

小爱手臂发力,嘴唇抿成平平的一条线,用力地将白客从地板上拖拽了起来。半扶半抱着软成一团的醉鬼摸进卧室简直要了他的半条命去,两个人跌跌撞撞地往床边走,小爱只顾看着白客不让他摔着,腿都碰着床沿了还没反应过来,后劲没收住,连带着和白客一起摔在床上。好在床够软,白客也只是咕哝了一声,调整了调整姿势,侧躺在床上,睁着一双眼睛看小爱。白客虽然喝醉了酒面上却不显得上头,白净的脸上只透着一层薄薄的红,眼尾和嘴唇却又红得发艳。此刻他的脸一多半都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只眼睛和一半的嘴唇来,合着白色的棉被却艳得要命,无心间透出一股半遮半掩的风情。

 

小爱耳朵里“嗡”的一声,清明了一夜的脑子在此刻猝不及防地落入圈套,空茫茫一片。

 

仿佛所有的颜色都在一刹那消失,只剩下满世界的红。

他的眼尾是红的,他的嘴唇是红的,他的脸颊是红的,红得发艳,艳得惊人。

 

他忽的不敢再看了,惶惶然低眉垂眼,匆匆忙忙给他脱下鞋袜外套盖好被子,关上了白客卧室里的灯狼狈地逃窜回自己的房间,靠着门胸口不断起伏,仿佛心有余悸。

 

只是那片发艳的红依然不依不饶见缝插针一样地闯进他的脑海里,扎根了,于是丝纹不动。

宛如一朵生长盛开的艳丽玫瑰,红得向来无所顾忌。

 

 

 

TBC

2016-04-14 评论-9 热度-52 爱客

评论(9)

热度(52)

©茶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