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的羽毛  

【爱客AU】大音希声 05~07 (完)

警告:AU。听力障碍有。不适者请慎入=3=

……好了摸完鱼的我大概继续去挺尸去了【?】大家撒有哪啦~【滚

01~02

03~04

05

 

/在床上赖到十一点多……/

/您有一条新留言:周末的气息。/

/您有一条新留言:所以不是还要开店吗小白大大?/

/您有一条新留言:小别胜新婚呐……/

 

 

 

 

白客第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是上午十点钟。他看了一眼闹钟,又迷迷糊糊地在小爱怀里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起来。小爱有点纵容的看着他埋在自己怀里一副睡起回笼觉的样子,伸出手来单手玩着手机静静地等着他醒过来。

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又是半个小时之后了。白客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睛小声地道了声早,打着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

小爱揉了揉他的头发,问他想吃些什么。白客在睡觉之前被小爱摘了助听器,此刻只能半眯着眼睛读他的唇形,好在他们培养了这么多年的默契,只用读唇语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他低头思考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想不到……”他思考了一下冰箱里的内容,小爱在这次出差之前提前做好留下存在冰箱的东西都已经被吃得七七八八了,好像也没有什么能拿出来一热就吃的。至于没做好的菜蔬肉类……如果没有小爱采购,这些东西基本上也就不存在于白客的脑海里了。

“……出去吃?”他最终提议道。

 

“出去吃就不用我做了啊。”小爱说着然后又黏黏糊糊的抱了上去,“那稍微再赖一会儿床吧。”

“诶……?唔……!”啊,又亲上去了。

白客乖乖地闭着眼睛,睫毛时不时的微微颤动一下,没有戴着助听器听不到唇齿交缠时隐约的啧啧水声,但是反而更能感觉唇瓣是如何被吸吮啃咬,小爱半搂半抱着他,让人看不到听不到的时候也能心安下来,仿佛整个人都沉溺到无声的温柔的深海里去。

 

 

 

读唇语这件事情是小爱先正式发起的。一方面是发现白客对助听器有一种微妙的排斥感,一方面觉得之前白客忘记戴助听器时看着他讲话读唇语的模样实在是专注又可爱,在家里干脆就不怎么用这个银灰色的小器件,两个人一起练习起唇语来。

白客有着读唇语的经验,练起来倒也不算什么难事,偶尔理解不了露出困惑神情的时候小爱就会试着用手势比划出来,于是又能很快地明白他的意思。

只是偶尔还是会因为走神而读不出来意思。因为小爱的嘴唇太好看了。

白客读着读着唇语就会不自觉地把注意力转到他的嘴唇上面,迷迷糊糊地想这个人的嘴唇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呀,又薄又翘的,笑起来的时候还会弯起一个漂亮的小弧度,像清清凉凉的薄荷糖……

然后就走了神,完全没有读出来小爱的话。小爱有点无奈又好笑地瞧着他呆呆的像是回不过来神的样子,伸出手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刚才又想什么去了啊?”

“在想……”他眨了眨眼睛,“你的嘴唇,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呀。”

“看入迷了吗?”

“嗯。”

 

Bang。一记直球正中红心。

胸腔里好像装着软绵绵的棉花糖和硬邦邦的跳跳糖,此刻激烈的反应起来,砰砰砰的甜蜜到爆炸,心脏又被融化的糖水包裹着柔软得一塌糊涂。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单纯坦率甜蜜的人呀。

虽然拥有完整听力的是自己,但是大部分时候听到的却尽是些嘈杂的世俗的喧闹的声音。只有进入到这个人无声而明媚的小世界里,被温柔对待着的自己才能有幸听得到世界上最美好的声音。

这个人一定是糖果做的吧,不然怎么会有这么深这么甜的小酒窝,睁着眼睛不出声地瞧着自己就能甜到人的心坎里去。一定是因为糖果之神舍不得让他听到那些世俗的污言秽语,才没有给他完好的听力吧。

 

于是读唇语读到最后会不知不觉演变成一个黏黏腻腻的亲吻,就像现在这样。

 

 

 

像两只小兽一样相抵着温存了一会儿,终于扛不住胃部的抗议,强撑着起床洗漱穿衣,一起出门吃饭去了。白客坐在小餐馆的二楼,等餐的过程里托着腮向窗外望,窗正对着的街对面正好开了一家火锅店,忽然觉得馋得更厉害,就伸手去拽小爱的衣袖,拿手指了指对面的火锅店,眨巴着眼睛看他。

他们已经在相处的年岁中培养出了足够的默契,不再需要助听器,有时连唇语都没有用武之地,只消一个眼神就能明白意思。

小爱用热水把杯子烫过一遍后送到白客的面前,“嗯,晚上去买食材吃火锅。”

白客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收回手,又笑眯眯的弯起眼睛来,小酒窝里酿着甜味。

 

 

 

/今天要提前下班^p^/一起去买火锅料晚上要吃火锅~~~啊,这是今天一起做的水果糖[图]/

/您有一条新留言:呜啊啊啊啊羡慕得要死我也想吃火锅啊——/

/您有一条新留言:小白大大秀起恩爱来真是过分,超过分的,不可原谅!(*  ̄︿ ̄)/

/您有一条新留言:LS就原谅一下小白大大吧,毕竟小爱大大出差近半个月呢。/

/您有一条新留言:啊,糟糕,小别胜新婚modeon!(单身狗惊恐脸)/

 

 

 

06

 

/又遇到对我说谢谢的可爱的小姑娘啦!今天带了她的好朋友们过来~/

/您有一条新留言:就算是只有十六岁,我也会嫉妒的。/

/回复此留言:(o´・ェ・`o)……抱抱你/

/您有一条新留言:(ˉ▽ ̄~)快来围观呀小爱大大又吃醋了/

 

 

 

江差一点就想拉着朋友们走了。基于这家糖果店一个上午都没有开业的事实。不过好在多在对面的章鱼小丸子店逗留了一会儿,眼尖的江一眼就看到有人打开了糖果屋的门,于是欢呼着拉着朋友紧随其后进了店。

店主似乎吓了一跳,没有想到还有这么热切的小客人,摘围巾的手顿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隔着针织物的声音绵软沙哑含糊不清。

“久等了。”

店长先生似乎心情不错,主动的开口和自己讲话了。江有点受宠若惊的看着他,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回应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在意到店长先生身边还多出了一个人,感觉到自己的视线之后就朝自己微微点了点头。

好像有点吓人的气场呢——

江心里偷偷地想,虽然长得相当帅气,不过看起来就感觉很霸道很冷酷的样子,完全没有店长先生那样平易近人。

 

她一边挑选着糖果又一边偷偷地瞄着他和店长,看着他伸手把店长零碎的头发捋到耳后,动作很轻柔地调整些什么。

但是……大概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吧。

信仰着眼见为实的江又很干脆地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白客一边带着笑看着女生们看着手工的糖果大呼小叫地赞着可爱一边心里还惦记着要和小爱一起做水果糖的事情,拉着小爱小声念叨着想做的口味。

“啊对了……之前买的小风扇前几天送到了……可以把那个风扇换下来了……”

“嗯好啊……”小爱凑过去贴着他耳边讲话,“刚才那个,是昨天和你说‘谢谢’的那个小姑娘吗?”

白客点了点头,投过去一个有点疑惑的眼神,不明白小爱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嗯,小情敌。”小爱一本正经的说道,话音还没落就被白客拿手指戳了一下,于是尾音变成了绷不住的愉悦上扬。

 

实际上自己并算不得一个很坦然的人。不快嫉妒沮丧这类的心情被下意识的视为是有些丑陋的,遵循着成人社会的法则不过分袒露自己的情绪,总要别别扭扭地藏起来一个人消化,或者通过其他更委婉的方式表达出来。

不过久而久之便会意识到,在白客面前,这样的法则是完全失效的。恋人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敏感单纯,如果不能直白的表达自己的心意就会产生一些奇怪的误会,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像是那时候表白一样有点慌张复杂的场面。

于是所有的情绪,不管是被视为明亮美好的亦或者是阴暗晦涩的,都试着通通展现在白客的面前,而白客也全部温柔地包容着——无论是多么糟糕的心情。

离开家独自打拼很久的小爱,也终于有了一种再次回到避风港的感觉。虽然说这样一来内敛成熟的白领精英也会冒出一点古怪的幼稚的脾气,让白客有时候也哭笑不得的难以应付就是了。

 

 

 

青春期的女孩子很难抗拒两个颜值高的帅哥,尤其是他们同时出现在这么浪漫甜蜜少女心爆棚的糖果店里的时候,于是很快就将注意力从糖果转移到店主人身上,阳光开朗的女孩子们就像一群活泼可爱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围了过来,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白客乍一听到这么多的声音都觉得有点受不了,下意识地往小爱身后躲了躲,妄图把助听器摘下来强行逃避,被小爱一把从身后揪了回来。恋人眨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含着笑看着他,眼睛里写满了三个字——“别想逃”。

小店长委委屈屈的低下头,揉了揉鼻尖,被小爱环着腰,以一种亲密的姿势相贴着,一起回答着女孩子们成堆的问题。

 

“嗯是的,他是店长,”小爱看了一眼白客又微笑着回答道,“我是来帮忙的,周末不上班的时候会过来。”

……

“对啊,糖果都是店长做的,不过我也会帮忙的,我也都会做哟。”

……

“年龄?哈哈你们想干什么啊。”

“问身高也不行。”

“总之保密。”小爱眨动着眼睛,露出一个像坏小子一样痞痞的狡黠的笑容,引得女孩子们又是一阵心跳和尖叫声。

不得不说还是会有成就感的。

 

白客站在旁边,一脸认真地对着女孩子们小声解释:“非卖品哦。”

 

女孩子们发出有点遗憾的叹息声,又立刻打起精神转移了目标,兴致勃勃地问道:“那店长先生呢?”

“可爱的小姐们,你们已经来晚了。”小爱笑眯眯地,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店长先生已经被我买下了终身拥有权啦。”

“诶——?为什么啊!”

“因为我长得帅啊。”

“……过分!”

连白客都忍不住笑着推了小爱一把,耳朵尖红通通的。

 

女孩子们又嘻嘻哈哈的和小爱白客开了一阵子玩笑,接过自己的糖果袋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店里。江留在最后,一直犹犹豫豫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个人,趁着小爱离开去后方工作间的时候拉着白客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声。

“那个……店长先生跟大哥哥,你们是一对吗?”

白客收回视线,看着仰着脸望着他的江,又露出那个大大的清甜的酒窝,无声地点了点头。

“那,要……要幸福呀!”江涨红了一张脸,半晌结结巴巴地说道。

店长先生又露出一个甜暖的笑容,伸手抓了一把柜台前的小糖果塞到了江的书包里。

“谢谢你。”

 

江红着脸逃出了门。

 

奇怪。

失恋的味道……

是甜的吗?

 

少女有一点困惑地想着,她的步伐逐渐变得轻盈,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

 

 

 

07

 

/人生就像糖一样。/

/您有一条新留言:小白大大突然,哲学了起来?/

/您有一条新留言:并不觉得啊感觉人生还是很苦哪里像糖啦/(ㄒoㄒ)/~~/

/回复此留言:毕竟做糖的时候会很累的。/

/回复此留言:唔,但是一起做糖就不累了。/

 

 

 

一根根拉长卷好的水果糖在风扇下冷却成型,垫在金属台上切制成一粒粒的小圆柱。带着热气的甜味充盈着整个房间,甜得人有些晕晕乎乎的。

白客抿着嘴唇把最后一根水果糖切制完成,终于松了口气,和小爱一起把水果糖装入几只备好的玻璃瓶中。

他站起身来叉着腰欣赏了一下作品,随即转过身要去拿外套,一边走一边还不忘再和小爱强调一遍:“去吃火锅!”

小爱下意识开口应了一声,忽然意识到白客把助听器摘了下来,就干脆把人勾怀里交换了一个水果糖味儿的吻然后才放开他任他去拿外套。

 

……唔,明天想做果汁软糖。

白客低头摸了摸唇角,露出了一个甜兮兮的笑容。小爱收拾好糖果碎屑,整理好用具,看白客穿好之后就打开了店门,白客蹦蹦跳跳地跟过去,站在他旁边看他把门上锁好,然后一起并肩走在街上。他们要走过两个十字街口,到家隔壁的超市里去买食材。

 

华灯初上。初冬的夜在街口路灯的映照下变得柔美朦胧,白客呵了一口白气,心里想着不知道今年什么时候会下雪。

去年的时候下一场好大的雪呢。他忍不住回忆起来。

 

那时候小爱也是出差刚回来,白客跑下楼去接他,漫天的雪花刚好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小爱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勾住白客的肩膀,笑嘻嘻的亲了他一口,两个人就这样黏黏糊糊地走回家,肩上头发上都落上了白白的雪花。

小爱脱下外套的时候看到还没融化的零星的雪花,于是美名其曰“一起白头的浪漫”,接着白客就像小白猫一样一下子扑到自己怀里,蹭啊蹭的,可爱得要命。

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一起慢慢的变老呀。

 

白客望着身边人的侧脸偷偷地心满意足地想着,真好,又过了一年。

 

还想和你一起看很多很多场的雪呢。

 

 

似乎察觉到白客的视线,小爱带着笑看了他一眼,两个人的影子又若有若无的蹭在了一起。

 

他仿佛又听到了来自心底的,最美妙的声音。

 

 

 

 

/火锅超~~好吃!~~[图]/

/您有一条新留言:您真是……够了。/

/您有一条新留言:如果您不发图的话,我们会更爱您。/

/您有一条新留言:那我就更要让他发图了from男朋友客户端/

/回复此留言:(。・ω・。)ノ♡/

 

 

 

 

 

END



想要,更多的,评论,投喂。
(´;ω;`)

2016-02-04 评论-52 热度-77 爱客

评论(52)

热度(77)

©想飞的羽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