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的羽毛  

[点文][爱客军事哨向paro]一方世界

修罗期结束于是开始漫长还债路……我先写前七篇,不过这七篇顺序不定,主要哪篇灵感上来写哪篇哈/(ㄒwㄒ)/~~


哨兵爱×向导白。私设多多多。

点文 @Plane 

 

 

 

【一】

 

在那些暗无天日机械麻木的日子里,他是他唯一的慰藉与救赎。

 

——

 

他第一次发觉自己握枪手会抖的时候,战火已经不眠不休了几个月的时间。长时间的紧张亢奋和不停歇的战斗让哨兵高度敏感的五感如同锋利的双面刃,粗暴尖锐地撕裂了敌方的屏障,而同时又毫无遮挡,赤裸裸明晃晃地暴露在战场之上,直到卷刃或被磨平的一刻,消耗光全部的精神与耐力,决然赴死,就地长眠。

 

战争来得过于猝不及防,许多年轻的哨兵们还未来得及找寻精神生命里缺失的那根肋骨就已经先行成为失去控制的机器,仿佛出生作战死亡即是一个哨兵生命的全部过程,切合实践,符合逻辑——他们天赋异禀,先天就是为作战而生的机器,而保护普通人,守住这个国家便是他们的责任。

 

这逐渐成为所有人不谋而合的认同。

 

一开始情绪浓烈的困惑焦躁,也逐渐化为他眼底深沉浓郁却不可见底的冷与热。

 

他沉默而熟练地从死去的战友胸前拿走他的勋章。结束战斗的战场和战场中牺牲者的尸体都自有人来负责处理安排,他也无心做更多的事情,只是从战友身边拿走一枚象征他所属军队的勋章留作念想——至少他什么也没忘记——那些已经化作墓碑甚至连墓碑都不曾有过的人们,都曾经真实地有血有肉地活着。

 

他半跪着取下勋章握在手心里,缓缓地站起身来,眼前的土地已是满目苍夷,几乎让人忘却了它曾几何时仍在春天。

他握住枪的手,几不可见的轻微颤抖。

 

一只手就在此时轻柔而有力的覆在他握枪的那只手上。那只手比他的手骨架更小一些,手心刚好包住他屈起的手指关节,柔软的血肉抵着薄层下坚硬的骨头,散发着可感可知的温热气息。

 

两厘米的身高差让那只手的主人呼吸间的热气刚刚好喷洒在耳侧,嘴唇翕动时不经意地亲吻碰触到他的耳尖。

 

好了,结束了。

 

他听见他的向导轻声说道,甚至带上一点点他自己都未察觉的诱哄性质。伸出的精神触角缠绕融合成一张包容的网,温柔的张开,接住他摇摇欲坠的失控的灵魂。

 

 



【二】

 

我曾经孤身一人。

 

——

 

白客第一次遇到他的哨兵的时候,他的哨兵已经是一个单兵作战能力达到A级的人物。战时哨兵和向导的结合更像是一种调解维稳的必需品而非感情相合性自然而然的发展,他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被告知过,他即将面对的哨兵优秀到没有向导的精神抚慰引领也能做到近乎完美的程度,可是他必须需要一个向导,这是深刻在人基因内的东西,是生存的本能。

 

被安排在营帐里的白客勾挠着趴在自己腿上懒懒洋洋的白猫的下巴,看上去还是一副安静温和乖巧客气的模样,心里早就不近人情一般地通透明了:他们其实只是怕这把锋利的刀刃过早的消耗磨平,没有利用价值而已。

 

……说起来这叫什么啊。就是相亲吧。

 

白客前脚腹诽完毕,相亲的另一方后脚就走到营帐里来。

 

掀开营帐发现那位已经面熟的介绍人又带着新一名向导到来的时候,小爱也只是点了点头,简单地来了一句试试再说。他和向导的相容性一向很差,差到他都已经放弃无谓的拒绝。反正每一个向导都待不足三天。

 

一开始他们的关系不冷不热。他们坐在篝火旁边低声细语的探讨过哨兵和向导的关系,懒洋洋地看着白客的白猫蜷缩在小爱的雪豹怀里睡着,他们也曾经轻声合唱过一首歌曲,伴随着猎猎作响的风,或者更同仇敌忾一些的,痛骂某些人的不作为和乱作为。他们鲜少争吵,但白客一直认为那只是因为他们并不够亲密。他一开始只能隐约窥见小爱的精神世界,他们能圆满完成一些基本初等的精神合作,建立起马马虎虎的精神链接,但是小爱始终未完全打开的精神世界仍在拒绝下一步的深入与结合。

 

尽管小爱望着白客时会弯起一双带上盈盈笑意的桃花眼,看似深情款款得让人怦然心动。

 

白客捏着白猫的两只爪子,不无郁闷地想:糟糕,相亲失败。

 

 

直到那次小爱又去单枪匹马地执行任务。虽不甚坚固牢靠但也算运作稳定的精神链接在任务中途突然单向中断,白客大脑也紧跟着一片空白,心里被猛然撞击了一记似的吃痛,心悸得厉害,手脚冰凉仿佛跌入冰窖,惊惧慌乱远甚于那一点的失望愤怒。

 

他极力压下情绪将精神触角再一次伸向被切断的地点,四处寻找祈求回应。

 

那个浩荡邈远沉默无声的精神世界突然就向他张开怀抱。那像是无边无际的荒野冻土,像是在荒野之中终于绽开了一朵绯色的花。一阵风,一片云,一个人。

 

他们的精神终于融合交缠,将两个世界合成一种天作之合的完满。冷硬变得柔软,苍白变得明艳,温暖坚固,热烈饱满。

 

于是单兵作战能力由A陡然升级到S的哨兵又一次轻而易举地完成了任务,按原计划返回。

 

你这个蛮不讲理的人。我跟你说,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白客揉了揉鼻子,用精神链接同他对话。

 

小爱这次难得没有那么快速的反驳回来,迟疑了半分钟才慢吞吞的丢上来一句话。

 

我之前……

 

 

我知道的。

 

白客温柔地打断了他。

 

我是你的向导呀。

 

 

白客想起那次他们围在篝火旁边一本正经地探讨哨兵和向导的关系。讨论哨兵的出生到死去,以及作为他伴侣的向导的一生。小爱说哨兵被当做单纯的作战机器,一个战场上随时可能死去的作战机器并不需要和他共赴生死的伴侣。

 

他看似冷硬淡漠认清定位的背后,仍然隐藏着那样炽热灿烂的灵魂。他不甘被战争操控的一生,却更不忍拥有爱情之后伴侣跟随式的死亡。他的向导与他生死同命。

 

于是浓烈的深沉的爱意,都被埋在精神世界的荒野深处。

 

直到白客不依不饶似的执著的等候与祈求。

 

荒原之上最终还是开出那朵绯色的花来。

 

 

链接断开的那时候,我一直在想——

 

白客的声音软绵绵的。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以后就真的只能一个人了。

 

 

——作为一个没有和你完全结合的向导,我不会立刻走向死亡,但是却注定了要形影单只的走向生命的尽头。

 

没有人比你更适合我了。

 

 

我们两个,天作之合。是注定要在一起的绝配。

 

 

白客张开一张用精神丝线缠绕而成的温暖的网,像是拥抱他的灵魂一样。

 

我喜欢你。他说。让我做你的向导。

 

 

小爱的回应简单有力。

 

床上等我。

 

 

——哦。结合热。

 

白客默默地低头,把脸埋在白猫的怀里。白猫伸出了爪子,揉乱了他的头发。

 

 


【三】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仇恨纷争,只有永生的爱情。

 

——

 

日复一日循环往复的作战,仿佛永远不停歇的炮火,战争总会让人感情冻结,变得麻木不仁。

 

只有拥抱住怀里的这个人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自己的感情又一次的鲜活明灿起来,心脏不再只是机械的跳动,而是为了倾诉爱意。

 

 

他们几乎一进营帐就开始拥抱在一起激烈的亲吻,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消耗掉一场战斗带来的过度亢奋和压力。气息不匀,相互交缠,唇齿碰撞,轻微的疼痛带出有些兴奋的快感。白客的手牢牢扒着小爱沾满血污的军装,揪起又舍不得狠拽,满腔的复杂心情分子高速撞击出微妙的反应,最终还是柔软得一塌糊涂。拥抱过后的灵魂得以完整。

 

待到这场激烈长久几乎窒息脱力的吻结束,小爱才抱着他,在他耳边哑着嗓子低声说,明明,他死了。他知道他说的是那个死在他面前的哨兵,那个总是很活跃很幽默,喜欢调侃他们两个的善良的年轻人。

 

白客环着他的脖颈不言不语,精神的丝线相缠融合,如同一种相依为命的慰藉。

 

白客想,天知道我有多感激我的哨兵还活着。尽管这种想法在哀悼死者的时候冒出来显得那么不合时宜,甚至是近乎于冷淡无情。

 

可是我不在乎。

 

我只要我的哨兵活着。

 

那些俗世凡尘间的是非善恶,我甚至统统可以弃之不顾,只要他还活着。

 

这就是我唯一的渺小的祈求了。

 

 

于是他们又在营帐中交换了一个轻柔的缠绵的吻,带着一种小心翼翼的珍惜和感激,那段时间仿佛已经停滞,连炮轰枪响都撼动不了一方世界的安静相依。

 

 

他们已经习惯了在这样的战争年代里品尝爱情。激烈狂热,温柔安静,缠绵相依,抵死不悔。世界之外炮火纷飞,世界之内温暖和煦。

 

 

小爱想到那次自己被流弹击伤一时间行动迟缓半拍,总是抱怨小爱枪后坐力太强自己拿不稳的白客冷着脸面无表情地举起枪来射击敌方掩护自己撤退到安全领域,枪枪精准到让人难以置信这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向导。

 

等到撤退到安全领域内,白客手软得连什么时候丢了枪都不知道,一脸紧张地要看自己的伤口,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眼睛红彤彤的,噙起亮晶晶的泪珠。

 

小爱对伤口的疼痛浑然不觉,只是定定的看着白客白皙的脸上沾上的血污,忽然很温柔的笑了起来。

 

你呀,小花猫。

 

白客看起来更想掉眼泪了。

 

只是他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到底还是努力忍住了。

 

快点给我看啦你,伤得到底重不重?

 

 

 

再残酷的战争都无法湮灭爱情。

 

他想。

 

我的爱情,一定比战争更长久。

 

 

 

 

【四】

 

夜色降临,他们在时不时跳动的温暖的篝火旁边依偎着浅眠。远处隐隐仍有炮火的声音,最终被深沉的夜幕掩盖。

 

所有人都不曾知晓战事何时停止,也不曾知晓生命将会停留在哪一步,亦或是能否看到胜利的希望。人们怀着忧虑、惊惧、不安与祈盼沉入梦乡。

 

而小小的一方世界,依然满是温柔恒久的光亮。

 

未来何以惧。

 

 

 

 

 

 

END


2016-01-23 评论-30 热度-79 爱客

评论(30)

热度(79)

©想飞的羽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