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的羽毛  

[爱客同人]ONEloveONEdream 07~09

01戳我

02戳我

03戳我

04戳我

05戳我

06戳我



07

 

刘循子墨说完,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转过身去找水喝。白客还盘坐在地上,手指无意识的揪了揪起团的地毯,抬头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哦”了一声。

 

“哦什么哦。”刘循子墨喝了一口水,“喜欢一个人就要主动出击,懂吗。”

 

“我觉得这事儿不靠谱……”白客犹豫了一下,双手撑着沙发座借力,从地毯上磨蹭到沙发上,靠在沙发背上坐稳,伸出手来揉了揉脖颈和肩部,轻声道:“你的想法全都是建立在浩哥喜欢我的基础上才有的。”

 

“你们一个两个的真心都是我亲哥,”刘循子墨翻了个白眼,“全公司的人都能看出来,就你一个人不仅看不出来还不信。”

 

“……真不是,”他往后缩了缩,认真的辩解道,“他对谁都很好,没有什么区别的。我跟他在一块这么多年我能不清楚吗。”

 

“……你一定是被爱情蒙蔽了双眼,才看不出来我们在他那儿的阶级待遇差距。”刘循子墨心道,我这是犯了什么邪才能跑来撮合他俩,简直侮辱了我单身狗的人格尊严。

 

白客勉强笑了下。“其实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了,我是浩哥的大学同学,大学舍友,嗯……还是宿舍长,”他扳着指头一个一个数,“北漂的时候我们俩也在一块,又是室友,同事,战友……”

 

他歪着头想了一下,“嗯,还能成为你们口中的‘他喜欢的人’。这么多身份,没人能比过我了。”

 

他双腿微微抬起,一晃一晃的,像是小孩子一样。

 

“我觉得挺好的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特别想看着我们俩在一块……但是我觉得,我们俩这样就算在一块了。”

 

刘循子墨盯着他看了几秒,突然弯起嘴角笑了起来:“行了,我算服了,怪不得小爱说你心里面藏事。”

 

白客没开口,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至于为什么想看你们俩在一块呢,”刘循子墨摸了摸下巴,“大概是不想看到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的婚礼现场哭成狗吧。”

 

“我才不会哭。”白客小声反驳道,“谁会在婚礼现场哭成狗。”

 

“也对。”刘循子墨手一撑膝盖,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算我也是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看着电影哭成狗的。”

 

白客抿了抿嘴唇,眨眨眼睛,没有说话。

 

“到时候我会记得给你们其中一人送抽纸的。”刘循子墨语气轻松,“要是这个人是你可别忘记给我打个电话。”

 

刘循子墨冲他温柔的笑了一下,“到时候哭了也没糖吃。”

 

白客勉强翘了翘嘴角。

 

两个人一时间都不再言语。

 

 

“我说年后还有的忙呢你们两个在那儿嘀嘀咕咕些啥啊。”远处的柯达扬了扬手里面的一沓纸,哗啦啦的,“要不要来看看新剧本啊。”

 

“就你废话多,”刘循子墨白了他一眼,“没看见哥在这儿和小白同学探讨人生大事吗?”

 

“就你和白客?还探讨什么人生大事,你们俩准备结婚啊……”柯达随口道,翻了翻剧本,“过不过来看啊?”

 

刘循子墨看了一眼自己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笑得十分做作。“嗯,和白客谈是不太妥当,来和你谈谈吧,谈谈咱俩的人、生、大、事……”

 

刘循子墨扑过去和柯达闹腾起来,沙发这边剩下一个安安静静的白客画风迥异,低头盯着鞋面,默默发呆。

 

 

过了这一天,在刘循子墨这儿他们俩的事就像完全翻过篇了似的,子墨闹腾还是照旧闹腾,但已经是属于无差别攻击那一挂的,没有小爱在白客基本也能招架得住。再加上年后大家开始陆陆续续回归,告别了这一段难得的清闲时间,所有人又开始投入到紧张忙碌的工作日程中,谁也没空闹腾那么久。

 

白客脸上又开始冒痘痘,化妆师看着他就开始叹气。

 

“你这是上火呢,还是有心事呢,还是太累了,还是三样都占了啊。”化妆师一边给他补妆一边语重心长的告诫,“咱还这么年轻,别急着虐待自己啊。”

 

“姐姐咱能快点吗……”白客搓了搓手,虽然身上披着一件军大衣里面还穿了一件保暖衣,套着戏服还是有些冷得打颤,“拍完这一段就能吃饭了呗?”

 

“……你肯定没心事。”化妆师转身走人,“刚才还有谁让我补一下来着?”

 

喜欢一个人却不开口的话,算不算有心事呢。

 

白客眼角微微下垂,呆呆的想。

 

算习惯……吧。





 

 

08

 

拍完今天的戏份,回家时已经很晚了,晚得白客忍不住质疑起自己回家的决定到底对不对,感觉还不如照旧在公司的沙发上凑合一下。

 

白客走在这条许久未走的回家的路上,一个人吹着冷风,脑子有些迷糊。双手插在兜里,身体随着步伐轻轻地晃来晃去,像一只慢吞吞的企鹅,有一搭没一搭的踢着脚下的小石子。

 

也不知道在公司时那种强烈的想回家的欲望是怎么来的。

 

走进公寓门,白客掏出钥匙时,动作停滞了几秒。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钥匙,随后慢慢地将其放进钥匙孔,咔哒一声打开了门。

 

客厅墙角还搁着几个几个月都没拆封开的纸箱子,茶几上还堆着拆手办时没扔的塑料泡沫,杂乱得像是储藏室。除了微微透着浅鹅黄色的灯光,其余都冷漠得看不出有住人的迹象。

 

所以说,为什么想要回来啊。白客关上门,手肘抵住墙壁,默默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

 

他脱下外套,随随便便的扔到沙发上,晃晃悠悠的走进卧室,睡衣都没换就径直把自己摔到床上,仰躺着看向天花板。

 

头有些疼,好像脑海里有什么东西要炸开一样,在脑海里嗡嗡的吵着。白客微微皱起眉头,好像突然能听到刘循子墨前一阵子在自己面前说过的话。

 

要不是喜欢你,谁心甘情愿的照顾你这么多年还不找女朋友啊。

你信他信我?好吧我知道你信他我真是问了也白问……

哎哟哟那你就乖乖地信他好了,信他照顾你这么多年不存半点心意,真是感天动地同学情同事情。

……你要真跟他说的似的那么乖,也不至于敢和他一起来北京闯。

行了我知道你信他!靠为什么我觉得我又被秀了一脸。

白客你就说你敢不敢吧,你就去问他一句,大不了醒来装自己喝醉酒断片了是不是,谁也不会拿你怎么样,顶多当个玩笑。

 

……

 

“……刘循子墨你真烦人。”白客拿枕头盖住进入眼睛的光线,突然觉得身心俱疲。眉头还没来得及舒展开,已经闭上眼昏睡过去。

 

没关灯的恶果就是一个小时之后被天花板一道闪耀的光芒刺醒。

 

如同吸血鬼见到白光一样发出一声痛苦得快要没气儿似的呻吟,白客抱着枕头在床上烦躁的翻滚了几圈,忽然觉得喉咙发干发痒,自己咳了几声,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小爱的名字,才突然清醒过来似的闭上嘴巴,最后没忍住又咳嗽了几下,这次干脆把咳嗽的声音都埋到枕头里。

 

对诶,都已经搬出来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胡乱地抓了抓头发,手指扒着床边默默地坐了起来,准备下床自力更生,给自己倒杯水喝。

 

起身的一刹直接腿软,瞬间跪到地板上。

 

卧槽。这什么展开。

 

白客眨了眨眼睛,有些犹豫的伸出手来,把手背贴到自己的脸上。有点烫。

 

卧槽。好像发烧了。

 

白客揉了揉太阳穴,迷迷糊糊的想。

 

体温计在哪儿来着……啊,还有药箱,退烧药……

 

搬家的时候他放哪儿了来着……

 

浩哥知道的吧……嗯……

 

这个时候打电话,睡没睡……

 

啊,糟糕,手滑,拨出去了。

 

白客的反应比平时还要慢上半拍,等到他意识到已经拨出去的时候,电话已经被接通了。

 

小爱在那边“喂?”了一声,听上去好像没有困意。

 

“浩哥……”白客吸了吸鼻子,抱着膝盖,坐到地板上,举着电话,慢吞吞的问他,“……你知不知道我家退烧药在哪儿?”

 

小爱顿了几秒,才道:“……你发烧了?”

 

“好像是吧……”白客皱着眉摸了摸额头,“感觉烫烫的。”

 

“……发不发烧你自己还不清楚,”小爱觉得有些好笑,“床头柜里找找有没有。”

 

“好像,没有诶……我这附近有没有药店啊……”

 

小爱好像在那边叹了口气,“行了别找了,我待会儿过去找你。”

 

他坐在原地呆了几秒,随后把手机扔到地板上,又挣扎着爬上床,不知道是昏还是睡的闭上眼睛。

 

多配一套我这里的钥匙给小爱,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英明的决定,之一。在陷入昏睡之前,白客这样想到。

 

 

睡得迷迷糊糊,好像听见有谁叫自己的名字。声音很熟悉。

 

“明明,起来,把退烧药吃了。”

 

白客有些费劲的睁开眼睛,眼眶好像也因为发烧的缘故有些发热,有点影响视力,模模糊糊间看到一个人影坐在床边,举着什么东西看,有点像体温计。

 

“……浩哥?”

 

小爱应了一声,放下体温计,把药片和水端到他眼前。

 

“把退烧药先吃了,吃完再睡。”

 

白客又慢吞吞的应了一声,从床上爬起来,接过药片和水,把杯子里的水都喝光了再乖乖还了回去。

 

小爱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眼底都是温柔的。

 

 

“睡吧。早晨我给你请假,你先休息几天。”他摸了摸他的脸,突然笑了起来,但调侃时的语气还是温柔的,“也正好消消你脸上的痘。”

 

白客微微垂下眉眼,伸出手来,轻轻拽住小爱随意搭在床边的手。

 

小爱有些讶异的挑了挑眉,但也没有动作,任由白客拉住他的手指,带了一些亲昵,也或许是无意识的轻轻摩挲。

 

他安静的垂下眉眼的样子乖巧得要命,让人心甘情愿的为他挡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烦忧,把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都捧给他看。

 

所以怎么还能舍得让你再去陪我冒一次险。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选择沉默。这种安静却并不尴尬,仿佛植物需要阳光才能生长一样自然,舒适愉悦的气息仿佛藤蔓一般慢慢舒展。

 

白客也说不清自己在想些什么。退烧药好像在慢慢发挥作用,他有些困意,不是很清醒,但好像又很清醒。

 

他又一次想起刘循子墨说过的话。

 

……

要不是喜欢你,谁心甘情愿的照顾你这么多年还不找女朋友啊。

……

白客你就说你敢不敢吧,你就去问他一句,大不了醒来装自己喝醉酒断片了是不是,谁也不会拿你怎么样,顶多当个玩笑。

 

……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白客轻声说,声音有些沙哑。

 




09

 

小爱“嗯?”了一声,“做噩梦了?”

 

白客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我梦见我结婚了。”

 

小爱心里一沉,嘴角却莫名的翘了起来,好像要笑起来的样子:“结婚算个毛线噩梦啊。”

 

白客拽着他手指的手紧了紧。

 

“我梦见你哭了。”

 

“……”

 

“我梦见你哭了。”白客重复了一遍,抬起眼睛看着他。

 

小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但是一定不是很好看的表情。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来,轻轻捂住白客的眼睛。

 

“别想了,噩梦而已,睡吧。”

 

白客咬了咬嘴唇,声音里面有些几不可闻的颤抖。

 

“你会哭吗,浩哥?”

 

“都说了那是梦……”感觉到白客的眼睫毛在手心微微颤动,小爱轻声叹了口气,“梦和现实都分不清吗。”

 

“……我会哭。”白客说,“如果你结婚的话,我一定会哭的。”

 

手掌心一片湿润。

 

小爱有些哭笑不得的移开手。“我还没结婚呢你怎么就先哭了。”

 

白客低着头不看他,任凭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到被子上,晕染开深色。他一只手拽住他的手指,另一只手轻轻揪住被单。

 

“你会哭吗?”他轻声问道,抬起一双湿漉漉的眼睛,鼻子微微泛着红,表情执着又固执。

 

小爱有些招架不住,神色动摇了一下,一双桃花眼好像天生带笑,也带些无可奈何的温柔。

 

“会。”

 

白客安静了几秒,小声说道。

 

“如果你哭的话,我会疼的。”

 

“……”

 

“我不想让你哭。”他好像有些困惑,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一般,“你怎么才会不哭呢?”

 

“……”

 

“我觉得刘循子墨说得挺对的。”白客说,“我还是应该问一问你,省得你到时候会哭。”

 

“……”

 

白客带着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看他,微微下垂的眼角显得无辜而单纯,好像在和他小心翼翼的讨要一颗糖果。

 

“我喜欢你诶,浩哥。”

 

白客吸了吸鼻子,声音里面带了些软糯的鼻音。

 

“你喜欢我吗,浩哥?”

 

小爱说不出话来。

 

白客有点执着的想要听到答案,挪动了一下位置,更靠近小爱一些,然后轻轻摇了摇他的手臂。

 

“罗宏明。”小爱突然念起他的名字。

 

白客懵懵懂懂的抬起头,乖乖巧巧的看着他。

 

小爱伸出手,用食指轻轻擦去他挂在眼角的泪珠。

 

那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却又好像要哭一样,溢满了温柔的水。

 

“这辈子算是栽到你手上了。”

 

退烧药好像确实起了作用,白客有些迷糊,好像听不懂似的,懵懵懂懂的看着他,微微歪了歪头,轻轻地“诶?”了一声。

 

“喜欢,”他用着那种白客最眷恋的温柔低沉的声音,这样的轻声说道,“怎么能不喜欢。”

 

怎么能不喜欢。这么勇敢的温柔的可爱的你。

 

我怎么能不喜欢。

 

白客把额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双手抱住他的手臂。

 

“我想回家。”

 

他小声的说道。

 

“好。”小爱笑起来,声音轻柔得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觉,“等你好了就搬回去。”

 

北京的凌晨将醒未醒,在未散去的黑夜中隐约闪烁起的暖黄色的灯光,美丽得令人哭泣。

 

我料想过千百种结局,最好的,最坏的,就好像即使你的人生与我无关,我也会平静的全盘接受。虽然我想我一定会疼,也一定会哭。

 

但是无论怎么样,我也舍不得看你哭泣。

 

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疼最疼的事情了。

 

我果然还是,喜欢你啊。那么的,那么的喜欢你。

 

 

“我这次没有喝醉,”白客抓着小爱的手,一脸认真的保证道,“肯定不会断片儿。”

 

“……知道了,好好睡。”小爱捏了捏他的脸,亲了一口额头,“乖,我都替你记着。”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无论过去多久,只要你想听,我都一件一件的,全部讲给你听。

 

但是现在,先做个好梦吧。


等你醒来,我会把所有的爱,慢慢地,慢慢地,告诉你。

 

tbc


有了one love有了one dream 撸主感觉自己十分切题✧(≖ ◡ ≖✿)

今天爆种更了4K+终于写到表白了,诶嘿✧(≖ ◡ ≖✿)

大功告成!

爱我你就评论我嘛(๑´ㅂ`๑)

2015-07-06 评论-88 热度-180 OneLoveOneDream爱客

评论(88)

热度(180)

©想飞的羽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