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茶  

[爱客同人]ONEloveONEdream

爱客同人。

架空。架空。全是架空。全当架空。

办公室结构随便设定的,别管它。


对不起,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写过同人文了,不过我现在的脑子已经没有余地鉴定它能不能称之为同人了,我只是想增加下tag量呃……如果醒来之后发现真的不太好,那就删〒_〒睡了zzz


ONEloveONEdream


刘循子墨表情很是深沉。


这种表情在刘循子墨脸上是不常见的,作为一个娘出风格娘出风采的万合女神,作为一个一浪更比一浪强的大波浪,这么安静严肃严重违合他形象的画风,刘循子墨通常是不允许它停留太久的。


坐在他对面的白客缩了缩,默默的伸出手指,揪住旁边抱枕的一角,迅速的拽过来举在胸前。


刘循子墨“啧啧”两声,优雅的捧起一杯柠檬水,还不忘自觉的翘起小指。

“哎哟,真是一傻傻一双。”


白客眨了眨眼,迷茫的“啊?”了一声。头上直棱着几根毛,呆呆的看向子墨。


刘循子墨高贵冷艳的抬起下巴,哼了一声,低下头看自己的指甲。“王大锤不是我说你,就你那智商,还想追人啊?”


白客的耳朵唰的就红了,他坐在沙发上,分明是退无可退,却还拼命的往后缩了缩,沙发背被挤得发出痛苦的呻吟,嘎吱吱嘎的。


“我没想追……”白客支吾了几声,想到这里又挺了挺胸,睁大眼睛看刘循子墨,“还不是你们灌醉我!我就没想说过!”


“人生得意须尽欢呐小弟弟。”刘循子墨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不说,加油哦,追到你浩哥希望还是很大的。”


谁叫小爱就是一对傻子中的另一个。刘循子墨默默翻了个白眼,回头看到本煜在办公室另一侧隔着玻璃看了他一眼,立刻推门而出,巧笑倩兮,顾盼生姿。


剩下白客在办公室的一角揪着抱枕思考人生。


过完新年,家离得近的都开始陆陆续续往公司回。到的早的一群人又当庆祝新年似的出门搓了一顿。白客是主要灌酒对象之一。


灌他酒的这群是没节操的,醉得七荤八素时问的问题也都是些没节操的,其中最单纯的问题想来莫过于此:白客,现在有看上的人没?


不过也没指望着他回答,因为问的这群人也已经醉得东倒西歪。


几个此次负责善后的人倒是不敢喝多,可又忙着叫服务员叫计程车,也没空搭理十秒钟蹦一个词的呆萌症晚期患者。


也唯有此刻刘循子墨靠在他旁边准备扶他起来送人回家,就听见耳朵轻轻擦过一句话。


“喜欢了……人家也,不喜欢,我,啊。”


刘循子墨挑了挑眉,接过一句,“喜欢谁啊,明明?”


“浩哥?”白客眨巴眨巴眼,死死盯着他的脸看,又用力的眨巴眨巴,突然耳朵尖都红透,慌得退了一步,扯得刘循子墨差点摔得狗吃X。


“我,我刚才随便说说的,浩哥你,别当真……”


刘循子墨嘶了一声,抬起手整了整自己的发型,怨念的瞪了他一眼。

“行了,回去吧,你浩哥后天才到公司呢。”


白客又很乖的“嗯”了一声,走了一段路又突然停住了。

“你不是浩哥啊?”


刘循子墨翻了一个白眼。


“我是你子墨哥哥。”

“哦,姐姐,刚才的对话不要和浩哥说啊。”

“……老娘明天收拾你。”


这也是为什么第二天白客来到公司,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被通知到去隔壁办公室一趟,皱着眉看过去,刘循子墨老虎不在家猴子称霸王,占着椅子狐假虎威,正翘着二郎腿在办公室等着。


“白客啊,”刘循子墨装模作样的抿了一口柠檬水,“是不是喜欢小爱啊?”


“哈?!”


“昨天晚上,你亲口对我说的嘛。”刘循子墨矜持的点了点头。


办公室,老板椅,坐在上面,要矜持,稳重,大方,威严,挺起胸膛,眯起眼睛,踮起脚尖,旋转,跳跃……卡,剧本错了!


刘循子墨挺胸抬头,干咳了几声。


白客默默后退一步,双手放到膝盖上,深鞠一躬。

“子墨女神,求保密。”


“卧槽还真是?!”刘循子墨hold住了!刘循子墨没有把这句话脱口而出!他忍住了!他努力在忍!


刘循子墨表情很是深沉。

白客战战兢兢缩到沙发上不敢支声。


“这都同居多少年了吧,”刘循子墨呵了一声,用力拍了一下老板椅,身价几十块的椅子痛苦的晃了一下,“这么多年不下手,白客你傻啊!”


白客:“……呃,对不起?”


刘循子墨又哼了一声,完全陷入自己的情感漩涡,“小爱也傻。”


听到小爱名字的白客默默兔斯基式歪头:“……?”


今天的白客依然在思考人生。

刘循子墨的表情依然很是深沉。


一对傻子。他一边想着一边坐回椅子,用手撑着下巴,偏过头去看那个打电话时挂着浅笑吐露爱语的男人。


不过如果只有一个傻子,没人凑对,也是挺寂寞的。


刘循子墨笑笑,平静的收回视线,朝对面的柯达随意抛了个媚眼。


柯达:……………………????!





tbc


2015-07-03 评论-28 热度-93 OneLoveOneDream爱客

评论(28)

热度(93)

©茶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