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的羽毛  

【陆昊短篇/徐太宇x余淮】就是谈恋爱这种事啦

《我的少女时代》徐太宇x《最好的我们》余淮,青春校园,拉郎AU。

两个原作都惨兮兮的男孩子凑到一起反而贼鸡儿甜,要死啦,湾湾腔好嗲的啦——

王大陆刘昊然真的好甜好甜的,虽然我知道没人入股甚至有人还会笑!(气哭哭)但反正我自己写爽先【。


 

 

徐太宇大马金刀跨坐在摩托车上,在校门口跟几个小弟吹他们班余淮,总成绩力压重点班,在英雄榜上傲视群雄,给平行班扬眉吐气。还有上周那个校内篮球赛,余淮的三分球——

“靠北,你们不知道女生们的那个分贝哦,好像几辈子没有见过靓仔一样嘶——”

徐太宇话音未落,从后背挨了余淮一掌,还没来得及转头骂肇事者又被余淮牢牢按住脑袋动弹不得。余淮一只手按着徐太宇一只手拎着书包肩带,踩着摩托车皮笑肉不笑。

看得小弟们一个激灵,齐刷刷立定站好,声音洪亮,整齐划一:“大!嫂!好!”

然后徐太宇又吃了余淮干脆利落的一踹。小弟们立刻如同鸟群四散,连声拜拜都不敢说。

“干嘛老是家庭暴力啦!”徐太宇大叫。

“家暴个头啊,”余淮书包一甩,潇洒地跨坐到摩托车上,扶住徐太宇的肩膀,“这么招摇,打你一百次都不够。”

 

徐太宇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很看不惯余淮的。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有时候就是骄傲得像只公孔雀,张牙舞爪,争强好胜。余淮长得好,成绩好,老师喜欢,女生也喜欢,打篮球的时候只要是余淮扣篮尖叫声就能掀翻球场,据说是中考考砸了才混到平行班里来,可换而言之就是人家可是重点班的苗子。他优秀得天妒人怨,挑不出毛病来就是最大的毛病,在徐太宇眼里余淮简直就是首当其冲的活靶子,总之就是看他不爽。

也就是学习比我好一点点啦,普通话比我标准一点点啦……有我好看吗?有我力气大吗?会打架吗?这么高个子长这么瘦,简直就是虐菜啦,分分钟完爆你——

徐太宇这边脑内已经把余淮K.O好几个来回,被K.O当事人毫不知情,施施然朝他走来,坐到徐太宇的前排,转过身来和他讲话。

“徐太宇,”余淮说,“校运会长跑五千米,你能不能报?”

“哈?”不过脑内K.O你一顿你就要我累断气的哦?

“实在是没人了……一听五千米他们都跑得比兔子还快。”余淮眼睛睁得圆溜溜,徐太宇这才发现原来他眼睛还是蛮大的,瞳仁像是乌黑水亮的两丸水银,他垮下眼角撅起嘴巴,手背托着脸颊,皱着眉毛叹气,样子好苦恼。

“那你要给我送水扇风哦。”徐太宇臭着一张脸答应下来,活像余淮欠了他两万块。

余淮就弯起眼角冲他笑,尖尖的小虎牙露出来,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谢啦!”

 

确实还是蛮、蛮靓仔的吼。

 

 

蛮靓仔的余淮同学坐在徐太宇的机车后座,扶着他的腰听他叽里呱啦讲话,风呼呼从耳边刮过,卷着徐太宇的话过来。

“余淮同学,周六要不要去咖啡厅K书啊——”

“徐太宇同学,”余淮一跟他混久就开始自带偶像剧台湾腔,清清润润的少年音变得娇娇糯糯,有点像偶像剧里的女主角,“你是在和我约会吗——”

“是啦,”徐太宇就算扯着嗓子迎风喊都要一如既往地坚持嘴贱,“是不是还要我到你家楼下接你哦,叼朵玫瑰花等你喽余大小姐?”

“……”

“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耳朵好痛痛痛——”

 

 

 

徐太宇骑着摩托车来上学,半路上看见余淮扶着自行车生闷气。他以为余淮是自行车坏掉了,就好心地停下来。前阵子校运会余淮刚打完篮球赛就跑过来看他比赛,气没喘匀就忙着给他扇风送水兑现承诺,徐太宇决定摒弃“前嫌”,投桃报李。

停下来一看才发现余淮脸上身上都是水,校服湿了一半,眼睛一眨,睫毛上挂的那滴剔透水珠啪嗒落下来。

“哇,你被人泼水了啊?”徐太宇吓了一跳。

余淮拿手背抹了一把脸颊,眼睛瞪得溜圆,又黑又亮,嘴角一提牙根一磨,像只生气勃发的小兽。

“隔壁班的路星河,”余淮哼了一声,“会骑摩托车了不起啊……溅我一身水,这笔账小爷记住了。”

他本来皮肤就白,身上一湿则白得细腻透亮,瞳仁和头发又都乌黑黑,生起气来生机勃勃明艳动人。可天生有一双下垂的眼角,瞪得大大圆圆也没有杀伤力,眉梢眼角一垮,无辜委屈好似斑比。徐太宇看了一眼地下的大水坑,又看了一眼面前的余淮,突然觉得有点糟糕。

哇,余淮同学,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容易激起人的保护欲耶?

徐太宇一面发动摩托一面在心里很大声地讲道。

 

不是有点糟糕,是很糟糕,是越来越糟糕。苍天啦,明明我床底下还藏着好几本有大胸妹的色色杂志,怎么会对男生的身材脸蛋感兴趣?

可是余淮真的独树一帜的好看。永远白白嫩嫩清爽干净,不像别的男生打完篮球一身臭汗,他就算大汗淋漓看起来都明媚透亮,校服上总是带着柠檬洗衣粉的清新味道。他宽大的篮球裤裤管里荡着一双细长的腿,随意地抬手擦汗就能从篮球服侧面暴露出雪白雪白的胸口。他体毛很少,腋毛都看不到,徐太宇怀疑他可能是白雪公主托生,一不小心投错性别,害得自己也被连累,一不小心喜欢错了性别。

余淮才不知道徐太宇的腹诽,自从上一次徐太宇骑着摩托帮他报仇之后,他跟徐太宇一下子就亲近好多。他跑过来和徐太宇讲话,为了不影响别人,扒着课桌边沿蹲着看徐太宇,只露出一半的脸来,眼睛眨了几下,好像一只满怀期待的幼犬。

徐太宇,明天要不要一起到图书馆复习啊?

……哇,可恶,哪怕你让我围着图书馆跑二十圈我也拒绝不了啊。

知名校霸仿佛永远“我超凶”的徐太宇莫名纯情地红了脸。

 

结果到图书馆的那天出了事。

徐太宇因为好友出事堕落的时候没少在外面惹是生非,收服了一群小弟,还有个校霸的名头。虽然和余淮搞好关系之后如今慢慢收敛,但仇家已经树了不少。蓄日已久的报复行动赶巧就在这一天,两个人从图书馆出来,刚走到偏僻一点的地方就遭遇一群人的围堵。来者还对徐太宇泡图书馆的行为大肆嘲笑一通,说他明明就是个校霸还非要当什么学霸,是不是挂科太多被老师警告就变怂包,带个聪明点的小弟过来学习免得自己退学啊?

徐太宇心想,寡不敌众,我忍,总之先带余淮逃跑再说。

结果就瞥见余淮一甩书包二话不说冲了上去。

……哦,他好像,真的会打架。

一顿猛打。对方人多势众,但架不住余淮招招发狠,徐太宇也是长年累月练出来的,两个人在保安发现赶过来的时候硬是没吃多少亏。

不过多多少少还是有了伤口,余淮嘴角和鼻梁都破了皮,手腕擦伤,徐太宇额头红红,身上也有青青紫紫。徐太宇就着路灯的光给余淮擦药,一言不发地低着头,愧疚得不敢讲话。这事儿是他引来的,明明和余淮一点关系都没有,最后却还是拖累了余淮。

余淮拿运动鞋鞋尖踢他,“你可不要愧疚啊,是我先上去揍人的,要拖累还指不定是谁拖累了谁呢。”

他啧了一声。

“我就是气不过,”余淮说,又气得眼睛发亮,像是先前干架时候那样,看起来是头凌厉漂亮的小豹子,“凭什么这么说你啊,一群傻X。”

徐太宇说:“余淮,谢谢你。”

“不用谢我,”余淮说着,声音慢慢小下去,“那……你以后别做这些了?我是说,别老和这些……”

“不会了,”徐太宇说,“以后都不会啦。”

余淮就笑了起来,有一千颗星星没入眼中。徐太宇撕开创可贴,贴到他破了皮的鼻梁上。

“……嘶,好疼好疼,你轻点。”

余淮揉着手腕,突然朝他抱怨,“都破皮了耶。”

 

余淮同学,不仅是只漂亮凶狠的小兽,还是个破了皮都要告状的娇娇鬼噢。

 

 

 

不仅是个娇娇鬼,还是个窝里横。后来他们在一起了,余淮邀他去图书馆的口吻立刻变成了“明天八点图书馆门口,不到你就死定了”。

 

他们确定关系时好像也没有几经波折大费周章。徐太宇稳稳地挂在英雄榜第十位的时候,余淮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反正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心动的啦,总之大汗淋漓咬着牙跑下五千米的徐太宇眉眼动人,把路星河搞成落汤鸡还很是嚣张地跨坐在摩托车上的徐太宇英俊非凡。

余淮同学拿已经用得纯熟的湾湾腔发嗲:“校运会五千米,他们都不报名耶。”

撒娇好过分耶!

 

 

徐太宇把余淮送到离家门口最近的一个路口。余淮趴在他的背上,扶着徐太宇的腰,等到车停稳,又过了几分钟,才从他的摩托车上下来。徐太宇没敢说,但觉得余淮有时候真的就好像他们家养的小狗狗,表达亲近的方式就是蹭上来要抱抱要顺毛,他喜欢极了这样的肢体接触。

“那拜拜啦。”

余淮朝他挥了挥手,露出带着虎牙的笑容。少年眨了一下眼睛,倾过身去亲上他的唇角,随即带起一阵风,飞快地消失在路口拐角。

 

 

 

 

END

 

2018-02-23 评论-34 热度-258 陆昊日天受向陆然

评论(34)

热度(258)

©想飞的羽毛 Powered by LOFTER